cover
avatar
遠見 | 遠見觀點
聲音課程 35小時16分6秒 共 10 集

2月初,奧斯卡金像獎緊鑼密鼓的同時,2020美國總統大選的民主黨黨內初選也正要展開。

 

典禮當晚,韓國電影《寄生上流》囊括大獎之後不久,距離好萊塢近5000公里遠的新罕布夏州,民主黨候選人桑德斯拔得頭籌,拿下該州選舉人票。桑德斯在全世界關注的初選勝選演講中說:「我們要對抗的是那些億萬富翁們,我們要對抗的是那些億萬富翁所資助的候選人。」(We are taking on billionaires and we're taking on candidates funded by billionaires. )

 

左派出頭天的年代

 

桑德斯是少數旗幟鮮明的左派,在資本主義美國,這意味著他注定要成為政治上的非主流。今年民主黨初選開跑後,桑德斯連下數城,甩開原本被看好的前副總統拜登,和另一位候選人布塔加智(Pete Buttigieg)成為民主黨初選大熱門,極有可能在年底代表民主黨出馬,挑戰川普。

 

非主流的桑德斯頻頻挑戰總統路,憑藉的是什麼?早在2015年,桑德斯就曾第一次參與民主黨初選,當年的選戰中,他敗給了希拉蕊,但值得注意的是,他當時獲得的年輕選票,比希拉蕊和川普兩個人加起來還多。

 

當年「高齡」74的桑德斯,之所以能夠打動年輕人,靠的就是在財富分派愈來愈不平等的美國,打倒不平等的訴求,讓美國人,特別是年輕世代,心中那個結被撩動,一如《寄生上流》。

 

過去幾十年之間,美國貧富差距不斷拉大,成為自從2008年金融危機解除以來,富裕國家當中最不平等的國家。

 

檢視金融危機以來這段號稱美國史上最長的經濟榮景,股市持續走紅,就業機會大增,寫下50年來失業率最低紀錄,在一片榮景之中,美國的財富分配卻愈來愈不公平。

 

過去30年間,美國富人的財富持續擴張,1989年,美國最富有的前10%,稅前收入占了全美42%,到了2016年,稅前收入已來到全美收入的一半。財富從2/3到77%(超過3/4)。

 

另一份更令人觸目驚心的數據,來自去年的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經濟學家祖克曼(Gabriel Zucman),他的研究指出,最富有的400位美國人,財富加總將近3兆美元,已超過美國社會60%、總數1.5萬人的財富加總。

 

2019年,蓋洛普一項調查顯示,43%的美國人認同社會主義,比起1942年的25%足足高了18%。其中,在18到29歲的族群當中,更有高達51%對社會主義這個詞抱持好感。

 

左派在美國政壇捲土重來的第一個例證,發生於2018年。當年,年僅29歲的歐加修–寇蒂茲(AOC,Alexandria Ocasio-Cortez),打敗連任十屆的黨內大老,一躍成為美國有史以來最年輕的國會議員。

 

寇蒂茲一度身無分文,靠著在酒吧打工養活。在競選之前,她曾擔任桑德斯助理,深受其左翼觀點影響。她上台後,大聲疾呼對抗不平等,讓她成為《經濟學人》所說的「千禧世代社會主義」的代表性人物。

 

事實上,如何應對財富不平等造成的問題,已成為推動政治改革的重大力量,其實除了美國,法國2017年的總統大選中,高達1/3未滿25歲的選民,選票都流向了左派旗幟鮮明的政黨;而在去年年底的英國國會選舉中,雖然代表工黨的柯賓落敗,他的支持者當中同樣有大批英國年輕人。

 

靠著被剝奪感站起

 

比起傳統左派,包括桑德斯在內的左派候選人,他們的政策其實算是溫和,桑德斯和另一位偏左候選人華倫(Elizabeth Warren)的健保主張,在其他富裕國家並不算是特別偏激的政見。

 

在不平等議題成為選戰主軸的今年民主黨初選當中,較受到討論的包括了富人稅的政見,按華倫計畫,家庭資產超過5000萬美元要繳納富人稅;5000萬~10億美元以下,要課徵2%;10億美元以上,課徵3%。

 

桑德斯則計畫從淨資產超過3200萬美元的已婚富人開始,課徵1%的「超級富豪稅」,稅率則將隨淨資產增加而上升,最後對淨資產超過100億美元的富豪,課徵8%的稅。

 

不過,僅靠著主打「不平等」,能否拉下川普呢?情況其實並不樂觀。靠著左派站上舞台,共和黨總統川普(Donald Trump)樂得把桑德斯等一票民主黨對手稱為社會主義者,美國媒體認為,假若桑德斯隨後真的有望在民主黨初選贏出,將更有利川普的選舉部署。

 

在川普之外,同為民主黨的前副總統拜登(Joe Biden)、前紐約市長彭博(Mike Bloomberg)等,都批評桑德斯的經濟改革主張過於激進。彭博更說,選擇桑德斯,等於是保送川普。更重要的是,所謂的左派方案,包括開徵富人稅,對於改善貧富差距能否發揮效用,答案其實人云亦云。

 

確定的是,一個愈來愈不平等的世界,讓韓國人拍的電影打動從坎城到好萊塢一票非韓國觀影人,這個不平等的世界的蔓延,未來將是地球持續面對的問題。

 

 

採訪撰文/李國盛

錄音轉述/邱凡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