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ver
avatar
遠見 | 遠見觀點
聲音課程 35小時30分20秒 共 10 集

身為第一位拿到就業金卡者,陳士駿的返台具指標意義,可望引發矽谷台灣幫漣漪效應。然而,他申辦回台過程十分折騰,暴露出台灣一站式解方不夠完善。

 

矽谷金童陳士駿一走進台北一間會所裡,所有人停止交談,目光灼灼看著他。畢竟,誰願意錯過一樁傳奇就這麼從眼前走過?

 

台灣之光,是陳士駿在故鄉走動時最常聽到的稱號。出生在台北,8歲時,一家人隨著父親工作調動移民美國。2005年創辦YouTube,成為本世紀瀏覽人數最多的影片網站,並從此改變了許多人的生活,最後以16.5億美元的天價賣給Google

 

而且,這位華裔小哥大四就輟學,28歲成為億萬富翁,攀上人生高峰後,卻被告知罹患腦瘤,又在手術後奇蹟似地康復。迄今,沒有人可以再複製一個陳士駿式的成功和傳奇。

 

連陳士駿自己也笑著說:「就算是我再創一個公司,也應該不會比YouTube更大了吧?!」

 

陳士駿住在矽谷帕洛奧圖市的創業名人社區多年,鄰居就是Google創辦人賴利.佩吉(Larry Page),他卻在2017年萌生離開矽谷的念頭。因為兩小孩一個8歲一個6歲,這個時間點學習第二外國語正好,而矽谷又非適合養育下一代的好地方。只是,去哪裡好?

 

恰好前立委許毓仁帶團到矽谷參訪,順道拜訪陳士駿,邀請他一起為台灣做些事。對台灣有感情,加上小孩學中文的誘因,陳士駿一家四口踏上了回台定居的道路。

想不到的是,這條返鄉路一走就是快兩年,延宕再延宕。

 

公部門橫向聯繫不足 申請卡關

 

適逢國發會積極推動「外國專業人才延攬及雇用法」,陳士駿這條大船要入港,結合工作許可、居留簽證、外僑居留證及重入國許可「四合一」的就業金卡,第一張就發給了陳士駿,前行政院長賴清德特地在20183月舉辦公開儀式,以茲鼓勵。

 

71303_02.jpg

圖/前行政院長賴清德頒發第一張就業金卡給陳士駿,期盼帶動海外優秀華人來台。(國發會 提供)

 

從賴清德手上領取了就業金卡,以為領到了一張萬能卡,豈料完全不是那麼一回事。整個遷居的過程好比在電玩中闖關,越過了一堵高牆,迎面又來一個障礙物。

 

首先是公部門的橫向聯繫不夠。有一次,陳士駿從帕洛奧圖市開車一小時到舊金山,前往駐舊金山台北經濟文化辦事處處理妻小的居留事宜,結果外館根本不知道什麼就業金卡,雙方問來問去耗掉一整天,居留許可也沒有辦下來。

 

沒有台灣護照的陳士駿,拿著就業金卡從桃園機場入關,理應可以辦理快速通關,不過第一線的人員也是不知道就業金卡,還要打電話給長官確認。

 

缺英文介面 找房、找校困難重重

 

其次的挫折感來自生活層面。

 

真正搬回來之前,要先思考住的地方、要幫孩子找學校、辦台灣的健保、要去銀行開戶,台灣手機也得有,必須拷貝每一項在美國生活時擁有的東西。

 

種種資訊只有中文,幾乎沒有英文說明,難倒了中文還不靈光的陳士駿,任何事情都像瞎子摸象。心中難免ORZ(無奈之意):「要是搬去新加坡,可能所有問題都迎刃而解,所有居住求學等通關攻略全以英文顯示,介面友善易懂。」

 

「這是一個非常大的冒險,」陳士駿說,舉家搬遷回台定居是條情報搜尋之旅,如果沒有足夠的資訊,會是一個很大的賭注,「尤其是裡面充滿了很多的不確定性。」

 

為了租房子,陳士駿親自飛回台灣好幾次,不是不滿意,就是看上的房子只賣不租。又沒辦法請託缺乏國際經驗的仲介公司協助,只能找接地氣的許毓仁介紹。結果陳士駿在台北結識的第一個新朋友,是台灣的房地產專家。

 

一年時間過去,房事仍然懸在半空中,陳士駿一度想放棄。想當年YouTube從創立到賣掉,也不過只用了20個月。「要不是我在這裡出生,我應該不會回來台灣,」陳士駿無奈說。

 

許毓仁用盡洪荒之力想把陳士駿留在台灣,與友人陪著陳士駿在天母、大直、大安區看了不下30間房子,動用所有的關係,甚至直接打電話給台北大型建設公司各老闆,終於才選中仁愛路的豪宅。

 

整個過程十分折騰,也暴露出台灣提供外籍專業人士來台定居的「Turkey Solution」(一站式解方)不夠完善。回台大不易的痛點,竟讓陳士駿打算再次創業,在台灣打造類似移民顧問的團隊,服務所有想回台定居的華人。

 

這位從事建設業的好友說:「我們號稱對外國人多麼的友善,社會多麼多元包容,但是當一對海外夫妻真正要來台灣定居,居然會是件很辛苦的事。」

 

再舉個台灣讓海外優秀華人水土不服的例子,20198月陳士駿正式搬回台灣後,仍有一段時間一直用美國的手機號碼發簡訊給朋友,朋友狐疑著:人不是在台北嗎?結果是台灣的SIM卡遲遲辦不下來,就業金卡在此時顯然派不上用場。

 

許毓仁不禁感嘆,世界各國將爭取人才當成國家的競爭力,若是陳士駿這種等級要去新加坡定居,新加坡政府肯定會提供一站式服務,派專人協助打點所有大小事,陳士駿一家拎包入住即可。

 

指標人物返鄉 帶動台灣國際能見度

 

移居台灣守則第一條,是強大的決心。而陳士駿的返鄉無疑是個指標,對一群在矽谷創業成功的美籍華人充滿啟發性。

 

家喻戶曉的電玩遊戲「吉他英雄」(Guitar Hero)創辦人黃中凱,是矽谷台灣幫的成員之一,公司同樣被併購身價上億,聽到陳士駿回台灣定居十分驚訝,但轉頭一想也覺得很棒。

 

「他就能花更多時間在台灣打造一個新創圈的生態系統,」黃中凱欣賞陳士駿的熱情,他也常受邀回台灣,以創業過來人的體會為新創團隊開示,如同陳士駿,想做的事情之一就是幫助台灣。

 

見賢思齊,黃中凱正在慎重考慮回台定居,「我和我太太極有可能會回來台灣住23年,就像陳士駿他們家一樣。」

 

移居成功後,陳士駿下一步是努力融入台灣的生活,小孩轉學到台北美國學校頗能適應,反倒讓他很驚訝。「我在矽谷找不到任何比台北美國學校還要好的學校。」

 

如今,陳士駿滿口的台灣美食經,舉凡燈籠滷味、水煎包、麻辣鍋等,一打開他的社群,即可看到他的私房分享,常惹得矽谷台灣幫眾人大流口水。

 

「生活比起在矽谷來得更容易,對家庭也更好,」現在雙耳各戴一個金色的耳釘的陳士駿,一回到台灣後,整個人都變得時尚,可以看見,他對台灣的融入感,以及台灣對他的改變。

 

總之,全球新創界的意見領袖現身台灣,網路聲量非同小可,率先帶動了小小島嶼的國際能見度,讓全世界的人知道台灣是個好地方,「Put Taiwan on the map(讓台灣聲名大噪),」許毓仁如此形容。

 

最佳例證是某個週六的冬夜,許毓仁邀請陳士駿及美國鼎鼎大名的爛番茄影評網站創辦人Patrick Lee,在華山文創園區座談,主題是「Funder's Journey」(創業家的旅程)。

 

事前只有五個人花一個月規劃,原本預估100人參加,後來竟湧入200人,而且五成是從香港、新加坡、美國遠道飛來,意外的收穫激勵了眾人。

 

「我覺得這是好的跡象,」陳士駿說:「因為這正是一直以來人們缺少,而正在尋找的。」

 

「點火計畫」 找出新產業模式

 

點火計畫,則是許毓仁對於招攬海外一流人才回台的想像。

 

30多年前,時任經濟部長的李國鼎把張忠謀從美國找回來,於是有了今日台灣蓬勃發展的半導體產業。如今,把陳士駿這一群矽谷台灣幫找回來,宛如點火,一是為台灣找出新的產業模式,再創下一個30年高峰,二則讓台灣的年輕人看到希望以及值得模仿的對象。

 

兩人正在募集金額不小的創投基金,準備投資台灣的新創公司。若能從中獲得資金,對於新創團隊是一種保證,也是一種背書。能讓YouTube的創辦人相中並投資的團隊,應該是有兩把刷子。

 

觀察完一輪台灣的新創生態圈,陳士駿好奇的是台灣的新創活動為何規模如此之小?同質性又太高,講者沒有一個來自國外,與國際對話零渴望。

 

另外,台灣怎麼沒有多一點的新創公司?「新創團隊想得也不夠大,」陳士駿表示在台灣的確看到一些不錯的點子,問題是每個人都有點子,「要把想法付諸實踐成為真的產品,還需要有很多努力。」

 

其他包括台灣對於新創公司股票選擇權的枷鎖、僑外資受到部分法規限制等,也讓投資台灣的吸引力褪色。

 

如何解決這些問題?「或許選總統吧?!」個性隨和樂天的陳士駿,說完也覺得答案匪夷所思,自顧自大笑了起來。

 

 

採訪撰文/邱莉燕

錄音轉述/邱凡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