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ver
avatar
遠見 | 遠見觀點
聲音課程 31小時12分19秒 共 10 集


0512.jpg

右起為惠生第二代廖俊吉、與第三代廖昱喬。

 

雲林縣虎尾鎮,古稱「糖都」,是台灣傳統農業大鎮。今年初,突然成了時尚圈與建築界熱議話題。起因來自一棟不像藥局的「惠生藥局」。

 

由日本建築大師伊東豊雄嫡傳弟子佐野健太親手操刀設計,外牆以仿木紋的鏽鐵建材,刻劃出建築的年代感;入內,刻意降低高度,營造親民的圓弧櫃檯與智能健身設備,顛覆了傳統藥局原有的陰暗、冰冷。

 

公園、廟口失寵,爺嬤迷上健身

 

午後,一群70到90歲的長者,魚貫走入雲林虎尾「惠生藥局」,為的不是買口罩、買藥,而是「健身」。

 

二樓教室裡,爺奶們手舞足蹈,跟著遠距授課的教練,零時差地跳著健身操。一樓一隅,另一群長者,跨上智能健身器材,隨著內建系統AI教練的「客製化」建議,進行各項肢體運動,努力重拾逐漸退化的肌力。

 

透過智能健身設備,即時記錄長輩們每天運動時心跳、血壓、肌力……,再上傳至個人的健康存摺後,經由AI分析,最後,駐店藥師與護理師即能提供最有效益的健身菜單。

 

僅僅10坪大的AI健身房,雖是日本預防退化專家,東京大學名譽教授小林道寬的創作,但最初,會想到將AI健身引進傳統藥局,得歸功於惠生第三代廖昱喬的原創。而這套模組,就連標榜醫學執全球牛耳的日本,都羨煞不已,「日本業者來看過,覺得結合藥局效果更好,想複製台灣模式回日本。」

 

「這裡就像是長輩們的遊樂園,而且還比公園、廟口更健康、更安全。」廖昱喬的母親,駐店藥劑師劉素汝有感而發:「以往來藥局的,大多有病在身,但現在,老人家為了健康,天天來報到。」

 

惠生改變的,不只是顧客來訪的目的,連藥師也從過去「配藥的專家」,轉型成民眾的「健康顧問」。唯一不變的是,它始終沒搬離社區,一直維持著服務與關心的溫度。

 

「這幾年,從醫療到照護,大家都在談雲端、AI、大數據,但依我看,如果沒了人的溫度,光靠冰冷的數據,根本辦不到。」 惠生藥局第二代,宇勝生技董事長廖俊吉強調,溫度與關心,始終是最核心的價值。

 

一張條碼掀起的藥局IT革命

 

1960年,廖昱喬的爺爺廖茂庸在故鄉雲林斗南,拉著車,沿街替人包藥,是惠生藥局的前身「行動藥包車」。廖茂庸後來以妻子名字「惠」,創惠生藥局,是當時斗南第一家西藥房。

 0512-1.jpg

民國51年的惠生大藥局。 圖/惠生大藥局提供


廖俊吉回憶,兒時放學一回到家,書包放下,就是不停地包藥。念資工的他從未想過,有朝一日要接班。直到1980年代,父母相繼累倒,剛退伍的他,不得不扛起重擔。

 

廖俊吉還記得,到藥局上班第一天是在「驚嚇中」度過。「進貨、銷貨、記帳、客戶資料……全都靠手寫,也完全查不到,進價多少,賣了多少錢,庫存太多還是太少?到底有沒有虧錢?」每天光是抄寫記錄,就讓廖俊吉忙到心力交瘁,他想引進POS系統,但當時的斗南,連一家像樣的超商沒有,遑論要買到先進設備,更何況,還貴得嚇人。

 

廖俊吉乾脆土法煉鋼,自己寫程式,甚至自製條碼。他得意笑說,拿了一張A4紙,雷射印表機打印條碼後,裁切成200張,再一張張貼到產品上,就完成堪稱台灣藥局史上的第一套POS系統。

 

資訊化讓惠生藥局建立完備進銷存機制,也讓傳統藥局轉骨,從一家擴充至五家。

 

值得一提的是,當時惠生土法練鋼打造藥局POS系統的同時,找來廖俊吉一位友人創立的慧能資訊建置相關系統,後來,慧能實在佩服廖俊吉的「科技腦」,還聘他當顧問。

 

之後,慧能轉型、易主為創盛資訊,在藥局智能化系統領域,市占逾五成,,一直擔任顧問的廖俊吉,間接成了台灣藥局全面數位化的教父級人物。

 

隨著藥局數位化工程推展順利,使得台灣區域型的中小型藥局,能在資金龐大的連鎖藥局壓境下,靠著數位平台集結逾200家同業聯合採購,以「打群架」的模式,抵禦大集團。

 

回憶那場激烈戰役,廖俊吉驕傲地說:「當初參與的同業,現在個個都是一方之霸。」

 

不過,1980、1990年代,時值台灣高出生率的時代,藥局還因奶粉、尿布等母嬰商品的熱銷,擁有黃金歲月,沒想到,隨著同業如雨後春筍般問市,競爭日趨白熱。市場鼻十足敏銳的廖俊吉,立即嗅到保健食品,將是藥局另一個契機。

 

「在台灣,幾乎每個家庭都有日本的正露丸、Wakamoto等藥品與保健食品。」看準台灣人的哈日風,廖俊吉找上日本第一家保健食品上市集團AFC合作,並另創宇勝生技,代理AFC保健食品。

 

廖俊吉不諱言,當時也參考了日本知名連鎖藥妝松本清「POP電子看板」的行銷手法。宇勝斥資在通路藥局廣設電視,自己寫託播宣傳的程式,連繪畫、行銷、配音,也都公司團隊自己來,開創台灣藥局行銷先例。

 

而這招果然奏效,日本的AFC萬萬沒想到,一個來自台灣名不見經傳的小伙子,竟在短短三至五個月內,就將5000份的進貨量完銷,相較於AFC進軍其他新市場,往往1000份的量,就得花上一年才能去化,於是看好宇勝的潛力,趕緊要求入股。

 

社區健康守門員,甩脫老化衝擊

 

而每次都能精準掌握市場脈動的廖俊吉,後來也提前預見,台灣藥局將因人口老化而面臨衝擊。

而其實,對於人口老化,廖家有著切身之痛。廖昱喬回憶,阿嬤就是因為顧店太累中風倒下,阿公為了照顧阿嬤,自己也被拖垮。心血管的家族病史,讓廖昱喬特別擔心父親,「他也戴手環,天天監測心跳、量血壓,然後呢?數據依然只是數據,父親的健康並沒有改善呀!」

 

「冷冰冰的數字,仍得靠人,才能發揮作用。」廖昱喬說,五年前,惠生陸續啟動與彰基遠距醫療團隊合作開發IGOGOHOME雲端健康平台計畫,長輩量完血壓、血糖,各種健康數據即時上傳,一有異常,系統馬上示警,彰基團隊判讀後,即時通知醫藥人員協助。

 

同時,在日本留學的廖昱喬發現結合AI與健身器材的「10坪健身房」,也決定引進。

 

而廖俊吉在兒子的監督下,透過智能健身,搭配數據問診,針對健康問題改善,他笑說,血壓、血糖各項指標,確實都進步了。

 

這讓父子倆更堅信,「人」才是未來智慧健康最重要的核心。而藥師駐守的藥局,從過去配藥的角色,化被動為主動,成了社區民眾的「健康顧問」,長期守護社區,也代替離家的子女,照顧家中長輩,將是高齡台灣一帖結合科技與溫度的數位良方。

 

更多相關報導及精彩內容,請參閱遠見雜誌。 

 

 

採訪撰文/林鳳琪、邱于瑄

    錄音轉述/邱凡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