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ver
avatar
遠見 | 遠見觀點
聲音課程 31小時12分19秒 共 10 集

                                               1104-1.jpg

即使確定白宮新主人是誰,美國的未來仍充滿許多不確定。


美國大選果然有「十月驚奇」。從川普染疫,到拜登之子陷入「電郵門」風波,2020大選這前一個月,可謂高潮迭起。

雖然拜登的民調一路領先,但在歷經2016選前翻盤的慘痛教訓之後,民主黨上下沒有人敢鬆懈,甚至,全美各地的民主黨人士,沒人敢預先籌備「慶祝」活動。

選前半個月,拜登次子杭特傳出送修筆電,硬碟中的通訊與資料被爆出,引發「電郵門」的軒然大波,川普甚至公開指責拜登勾結中國、烏克蘭等國政商,還從中收賄。

同時,另一件政商大事,就是美國司法部以反托拉斯罪名起訴Google。

曾任職電信公司的司法部長巴爾(William Barr),多次在國會與民主黨對峙,這次他不顧反對,趕在大選前起訴Google,成為美國自1998年微軟反壟斷訴訟案以來,最大宗的科技企業訴訟。這也為川普上任以來,動輒以行政命令干預企業經營,再添了一筆新紀錄。

科技業仍受政治干預

商人出身的川普,比傳統政客更了解如何控制商業領袖。2016年當選以來,川普一方面用減稅和減少監管措施,打造方便商業經營的環境,同時也威脅利誘,多次強調要將規模龐大的製造業搬回美國,以落實他把就業帶回美國的政見。

川普以「美國利益」為旗幟,不僅干涉本國企業,這兩年來,還陸續對勁敵中國的企業下手,從華為到微信,都是川普鎖定的目標。

不過,換個角度想,從臉書的社群影響力,到Google獨占搜尋市場,科技大廠巨大的影響力,而每當這些大廠市值屢屢寫下新高時,都讓不少領死薪水且凍薪的美國民眾看了眼紅。

2011年的「占領華爾街」運動之後,仇視大企業的民怨持續累積,在過去兩年多期間,追打Google最用力的,原本是一度在民主黨總統初選領先、社會主義旗幟鮮明的參議員華倫(Elizabeth Warren)。她主張要分拆臉書等科技大廠,結束臉書和Google在各自領域的壟斷。

這一次,川普政府選擇在選前12天起訴Google,令不少企業主搖頭,也帶出這次大選,美國企業迫切要問的問題:誰才能帶給企業穩定的經商環境?

大選後,不同產業可能有不同的願望清單,但如果你問美國企業領導人,他們最期待的大選禮物是什麼,答案很可能是非常一致的:一個溫和、穩定、可預測的政治氣候。

但這很可能會落空!

儘管選戰打得風風火火,但從華爾街到矽谷卻是一片心寒。因為無論拜登或川普都不足以讓商界放心。

一方面,他們不確定拜登是否會保持他在參議員時代的溫和作風,或者,他會為了爭取民主黨內左翼的支持,把改革放在最優先,而犧牲產業利益。

至於川普,企業界雖然感謝川普守住他第一任對商界最重要的承諾:降稅和減少法規限制,但大多企業也不喜歡他任內加劇美中貿易戰、反移民的政策,以及其他反反覆覆的施政作風。

一個不確定性的商業國度

「政策不確定性」確實是近年來美國各界最擔心的狀況,芝加哥、史丹佛、西北等大學合作,根據1985年以來用電腦分析新聞報導,創造一個「政策不確定性」指數,進一步發現,自2005年以來,美國政策不確定性大大提高,特別是在今年大選前,經濟不確定性已經來到史無前例的高點。

川普自己曾說,讓人無法預測,是他的優勢。在他任內,政策一再反覆,就連內閣閣員都無法預測動向
。川普自己拿起手機,隨興發一條推特,數十億美元的產業計畫可能就此翻盤。

去年12月,他發了一條推特,說「針對輸入美國的鋼鐵和鋁,要立刻重啟關稅」,消息一出,道瓊指數隨即重挫,下跌326點。18天後,川普又決定收回命令。

然而,除了川普本身就是個變數外,由於如今的美國,是意識型態愈來愈歧異,甚至極端的國度,一個政策,往往在改朝換代後,就立刻改弦易轍。

2017年,川普的減稅和就業方案,在國會通過時,沒有獲得任何民主黨議員支持。而2010年時,歐巴馬的健保過關,也同樣沒有獲得共和黨的任何支持。這種雙方謹守楚河漢界的決策過程,意味著無論是商界或其他領域,只要換黨執政,原本的政策就很可能180度大翻轉。

正因為如此,《財星》(Fortune)雜誌報導,不少商界領袖希望這次選舉能選出國會和白宮由不同政黨主持,報導引述一位前國會山莊職員的話說,「最穩定的政府,將是拜登執掌白宮,但共和黨掌握參議院多數。」

行政和立法機關由不同黨派職掌,意味著兩黨必須協商才能突破法案,最終帶來政策的穩定性。然而,許多人不禁想問,深陷多重挑戰的美國,如果能有一位同時主導白宮和國會的總統,會不會復甦較快?

但從學術研究的角度來看,二次世界大戰以來,假使行政和立法分屬兩黨,對經濟和股市的助益通常也較大。但偏偏,美國選民將總統及國會選票分給不同黨的「分裂投票」行為,如今正愈來愈少。

2016大選中,所有支持民主黨候選人希拉蕊的州,都選出民主黨的參議員;同樣的,支持川普的,國會議員也清一色是共和黨人。這是1914參議員開放直選以來首見,而且這樣的趨勢,一直持續到2018年的期中選舉。


拜登若上位,將面臨「內戰」

至於選當選總統,會有利於未來的美國經濟?大多選民雖然認為是川普,但「穆迪分析」的預測就認為,民主黨若同時掌握白宮和參院和眾院,美國未來10年的經濟成長、就業、實質可支配所得,都會超過共和黨全拿的狀況。高盛也預期,拜登主政下的政策,對美國經濟的幫助會更好。

企業更迫切的議題,是跟美國政府打交道的新模式。

在過往,美國「產」「官」之間的交流,即使難免有所交鋒,都能維持在溫和協商的氛圍,可惜的是,《財星》指出,如今的文化和氣氛,已不復當年了。

美國意識型態的歧異,就算不談共和和民主兩黨之間的差異,連在民主黨內,也呈現各種意見的分歧,因此,即使拜登當選,也將難以大刀闊斧整頓美國。

《紐約時報》就說,當拜登搬進橢圓形辦公室那一刻開始,原本因為「反川普」而團結在一起的民主黨各路人馬,很快就會重回各自的「利益團體」路線。

2000年,民主黨總統大選策略專家艾斯奇(
Carter Eskew)就認為,拜登勝選,川普正式下台後,民主黨團結就可能立刻瓦解,特別是相較於共和黨內,對經濟和社會政策具備較高的共識,「我們民主黨在許多基本議題上,是有許多裂縫的。」

早在選前一個月,拜登民調持續領先,民主黨各方勢力已蠢蠢欲動。密西西比州眾議院議員湯普森(Bennie Thompson)帶著一票黑人議員拜訪拜登,要求他勝選後指派黑人擔任財政部長,讓原本前聯準會主席葉倫(Janet Yellen)成為第一位女性財政部長的主流提議,面臨變數。

另外,像是企業精英向來是民主黨的金主,他們和左翼改革派之間,未來也很可能爆發衝突。

眾議院議員奧卡西奧.科爾特斯(Alexandria Ocasio-Cortez)就曾在造訪參議院時明白表示,希望不要提名任何曾經或現在正代表企業客戶的「說客」,還是曾擔任私人企業高階主管的人士


如果拜登順利勝選,他在明年元月就任的時候,將馬上面臨一系列不同議題的民主黨「內戰」。拜登未來在要解決中美對抗、健保、環境破壞、社群媒體,甚至是美國未來在世界的地位等問題前,很可能就先在黨內內戰中筋疲力盡。

這就是美國民主此刻面臨的困境。無論誰當選美國總統,如果無法塑造良好的企業環境,世界霸主寶座搖搖欲墜的美國想要再次站起來,絕對會是一番苦戰。

更多相關報導及精彩內容,請參閱遠見雜誌。
  
 
 
採訪撰文/李國盛           
      
錄音轉述/郭美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