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ver
avatar
遠見 | 遠見觀點
聲音課程 31小時23分3秒 共 10 集

1109-1.jpg 圖/所有世代之間都需要對話。陳之俊攝

要讓對話成立,關鍵是對於各種和自己既定認知不同的主張,不馬上貼標籤,而是能先換位思考:「他們為什麼會這樣說、這樣想?」,因此《遠見》試著「人生觀」「世界觀」和「價值觀」來試著了解00世代。

「人生觀」來自一個人從小到大所受教育與思辨的累積,「世界觀」建立自國際連結與資訊取得,「價值觀」來自對社會、未來、國家定位。所以,分析台灣近20年,在「資訊來源」「政治經濟」「社會職場」三大領域發生了哪些「斷層級」轉折,就能一窺00世代內心深處的自我認知。

資訊來源:「訊息中心論」破滅,檢查、求證成新習慣

「過去台灣社會更偏向『全體統一共識』的塑造,但00世代從出生開始,面對的就是『訊息中心論』破滅的世界,」知名社會學者李明璁強調。

一個人對世界的理解,影響最深遠的,是「教育」與「媒體」。而不管教育或媒體,舊模式都在2000年前後徹底崩解。

教育上,1999年開始的教改,打破了「知識來源的全國統一性」。過去,課本都是國立編譯館編纂,課本內容就是「正確知識」,甚至連怎樣才算是「優秀學生」,台灣社會都有一個所有人熟悉的共同樣版。

一綱多本下,課本開始出現各種版本樣貌,多元的種子,開始植入每個00世代孩子的腦中;而教改引發的各種爭議,更讓社會開始意識到「就算課本,內容也並非不可質疑」。

媒體界,2001年《壹週刊》來台,「狗仔」搭配「圖文」的爆料式報導,打破社會對「新聞」的信任。

而當搏眼球成為報導重點,愈來愈多人發現,報導可能是引導式偏見,甚至是假新聞,這也讓00世代,成為有史以來最懂得查證的一代。

東吳大學社會系副教授劉維公舉例,一則聳動報導,年長世代可能第一反應是「趕快轉發群組、公告提醒周知」,但00世代往往是先上網交叉檢核,確認是否為真。

沒有「這個說法就是絕對權威」的意見領袖、沒有「看完這幾家報紙電視就夠了」的肯定資訊,老師、長輩、政府、媒體,對00世代來說,都只是提供資訊的一環而已,也讓資訊選擇權,從過往的「權威媒體、單方向給」,走向「多元來源、自行確認」。

社經環境:養成「冷眼觀局者」,完全民主練就內心價值天秤

「『政黨輪替』絕對是00世代和其他世代最大的社會經驗差異,」李明璁表示, 00世代對政治比很多人以為的更踏實,透過一次又一次證據,確認每個選擇下真正的得失。

00世代成長過程,經歷過三次政黨輪替,從「台灣意識」到「親中」「兩岸一家親」,再到「台獨」「反中」,政治風向不斷改變。

1109-2.jpg 圖/00世代是國際共感度最高的一代, 也是對政黨冷眼旁觀的選擇者。陳之俊攝


「這些轉變,00世代其實都看在眼裡,」李明璁說,00世代成長於完全民主時代,沒有經歷過其他世代有過的一黨獨大、白色恐怖、抗爭解嚴,反而讓他們更專注於用「授權、檢證、調整」的民主淘汰制度,來確認各種政治主張的損益。

00世代不只觀察政策支票是否兌現,更關注兌現的同時,是否真的如同原本說的那麼美好?必須付出哪些原本沒想到的額外代價?最重要的,這些代價到底值不值得去換那些利益?

包括香港的反送中運動,或是日韓在陸客爆買又退潮後的經濟狀況,00世代不只評估數字可見的利益所得,更觀察自由、人權可能的喪失,各種損益都放在心中的天秤上,做出自認對自己與台灣未來利益最大的選擇。

這種「冷眼觀局者」的養成,讓00世代成為歷來最沒有包袱,務實著眼於台灣當下與自身未來的世代,在力求拚經濟的同時,也堅持對自由選擇、議論批判、獨立思考的權利,更願意為捍衛自我價值行動。

資訊科技:催生「世界主義者」,新科技也帶來新典範

「00世代是『資訊即生活』的一代,」台灣最大年輕世代社群平台Dcard產品經理林懷宇指出,網路的無遠弗屆,00世代從小就接收國外各種議題,社群媒體更將全球即時熱門推播到他們眼前,跟上當前全球大家最關心的話題。

少了資訊篩選、沒有二手傳播,也讓00世代對世界有著很強的「共感」,同儕間平常會瀏覽、接觸與討論的議題,也更跳脫國內新聞,而是「世界上其他國家的同世代,都在關心什麼?」

例如,川普今天發了什麼推特、日本前總理安倍下台、北韓總理金正恩又有哪些動向,都會出現在00世代的臉書討論與群組轉發中,「這種理解國外正在發生什麼的即時性,是其他世代都不曾有過的經驗。」

另外,過往出國、留學是「存夠錢才能去做」的高消費,但00世代從小就有機會出國。國際移動與資訊的低門檻,讓00世代成為台灣各世代中的「世界主義者」,「是台灣有史以來和世界的『同步感』最高的一代,」李明璁說。

奧美集團總經理莊若芸則觀察,這件事,不只反映在00世代的世界觀上,更反映在「對新科技的高度嘗鮮與適應力」。

國外有哪些新科技、新應用誕生,00世代往往是所有世代中最先躍躍欲試的,摸過、玩過後,覺得好用就納入生活;覺得不好用,就淘汰尋找其他人推薦的新玩意,成為「與世界潮流前線同步」的一群。

這種「快試快拋」的高適應力,帶動00世代迅速接受蝦皮、Uber、抖音、行動支付、podcast等科技創新應用,覺得轉換一點也不麻煩。

世代結伴找出路:彼此交流所知,共同面對未知

「知道彼此不一樣,才能讓對話有展開的起點,」劉維公認為,過往世代在以前的教育模式與傳播做法下,很習慣先「倡導」,但對00世代來說,知識在網路上就能找到了,他們更希望雙方可以在互通的背景知識與思考邏輯下,一起找「可以怎麼做」的解答。

1109-3.jpg 圖/跨世代合作與對話,才能在典範破滅的年代找到新出路。蘇義傑攝

Dcard產品經理鄭雅婷則分享,相對過往世代更容易接受權威,00世代因為明白自己比父母輩或其他世代,更熟悉網路使用、更知道到哪找資料證明論點,他們不只在溝通上更傾向「請用道理來說服我」,甚至是「如果你不知道,那就由我來告訴你吧!」

林懷宇也同意,在Dcard上很多議題,00世代會製作簡單易懂的懶人包,快速引導理解來龍去脈,甚至會用影音、迷因等適合網路傳播或手機觀看的呈現介面,來加速溝通效率。

由於00世代對世界和成功典範的新定義,林懷宇說,「00世代明白,要成為問題解決者,不是職位、頭銜或年齡,而是能否擁有最完整的資訊做判斷,讓大家願意聆聽你的『話語權』。」

而完整資訊的補足,就不能只靠單一世代的知識或經驗,而是每個世代都得分享出自己的所知,才能獲得最好的解答。

劉維公強調,這也是為何面對世代議題,「結伴」並「實做」是最好的出路。近年不管政府、大學、或企業,都努力推動青銀共學、共事、共居、共創等活動,目的都是希望讓世代智慧有機會在對話中融合,「因為現在已經不再是唯一權威領袖的時代,更不是只靠個人英雄就能夠成功的時代。」

所以,讓我們開始對話吧!

更多相關報導及精彩內容,請參閱遠見雜誌。
  
 
 
採訪撰文/謝明彧              
     
錄音轉述/郭美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