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ver
avatar
遠見 | 遠見觀點
聲音課程 35小時30分20秒 共 10 集

1116-1.jpg
圖/螞蟻集團實際控制人馬雲。Flickr by World Trade Organization

全球史上最大IPO(首次公開募股)的世紀大戲,原本計畫將在11月5日,由大陸螞蟻科技集團領銜演出。然而,就在掛牌前夕橫生波折,令這場眾所矚目的集資大計蒙上濃厚陰影。

11月3日晚間,大陸上海證券交易所發布關於暫緩螞蟻科技集團科創板上市的決定。消息一披露,資本市場頓時人人震動。

根據上交所發給螞蟻集團的公告原文,指出螞蟻集團最近發生實際控制人及董事長、總經理被有關部門聯合進行監管約談,螞蟻集團也報告所處的金融科技監管環境發生變化等重大事項。該重大事項可能導致公司不符合發行上市條件或者資訊披露要求,上交所決定螞蟻集團暫緩上市。

公告最後的指示是,螞蟻集團及保薦人應當依照規定作出公告,說明重大事項相關情況及公司將暫緩上市。「本所將與你公司及保薦人保持溝通。」

1116-2.jpg
圖/擷取自上海證券交易所

你信嗎?中共官媒:螞蟻緩上市為了保障投資者利益

大陸官媒《經濟日報》接著也迅速發表重磅評論,標題為「螞蟻集團暫緩上市,彰顯保護投資者利益的堅定決心」。

隨後,螞蟻集團在港交所也發布公告,表示由於接獲中國內地相關監管機構的通知,因此決定暫緩本公司的A股於科創板上市。因此,同時進行的H股於香港主機板上市亦將暫緩,並將儘快公布有關暫緩H股上市及退回申請股款的進一步詳情。

A股與H股上市雙雙觸礁,這場全球史上最大IPO,竟以令人吃驚的結局收場。

業界人士猜測,螞蟻集團暫緩上市的時間點,也恰恰是《網路小貸管理暫行辦法徵求意見稿》發布之後。該法針對的,正是螞蟻踩到金融監管紅線的資產證券化商品「花唄」與「借唄」。

至於引發暫緩上市的螞蟻高層被官方「監管約談」,時間得回溯到11月2日,中國人民銀行、中國銀保監會、中國證監會、國家外匯管理局,四部門聯合對螞蟻集團實際控制人馬雲、董事長井賢棟、總裁胡曉明進行了「監管約談」。

因為由於眼下正是螞蟻集團上市的關鍵時刻,所謂的「監管約談」,是否代表監管部門對被監管對象的違規或涉嫌違規的行為、進行規勸甚至批評?

「監管約談是個嚴重警告,」大陸經濟學家、如是金融研究院院長管清友在微博上分析,假使是券商負責人被約談,當年券商評級打分是要扣分的,嚴重影響評級和業務發展。

事態的發展顯示,監管約談不僅僅是一次警告,也直接影響了IPO的進度。

再根據眾多分析機構及觀察家的推測,這場無預警的監管約談,肇端可能是馬雲先前在上海外灘金融峰會的犀利言論。

「不怕監管,但怕昨天的監管!」馬雲犀利言論犯天條?

10月24日,馬雲以「聯合國數位合作高級別小組聯合主席、聯合國可持續發展目標宣導者」的身份,發表主題演講。結果許多發言,引發眾多爭議,堪稱語不驚人死不休。他在演將中說:「巴塞爾協議比較像一個老年人俱樂部」、「中國不是金融系統性風險,中國金融基本上沒有風險,是缺乏系統的風險。」此外,他也提到:「其實監和管是兩件事,監是看著你發展,關注你發展,管是有問題的時候才去管,但是我們現在管的能力很強,監的能力不夠,好的創新不怕監管,但是怕用昨天的方式去監管。」

以上這兩段話,既令人驚訝於馬雲的「真敢講」,而關於金融監管與金融創新之間的監管尺度,也在引發廣泛的討論。大陸相關監管機構對此自然是坐立難安,也就導致後續的風波。

一位大陸網友不禁揶揄:「突然覺得上市前的靜默期真是一個好東西,不管是明文規定還是不成文的規定,要遵守,要遵守。」

從馬雲演講觀察到暫緩上市事件,專長是金融理論的管清友推斷,當時馬雲的發言應該沒有所謂的審稿,也沒有所謂的授意,應該是在當下講了自己一直想講的話,「有些瑕疵,但勇氣可嘉,仍然值得肯定和點讚。」

然而,現實情況恰好是打擊了這份勇氣。

「在現有金融監管框架下,特別是從嚴監管防範風險的背景下,馬老師(馬雲)期望的創新不可能被允許,」管清友指出,四部門聯合約談,說明官方高度重視,而且特別選在金融穩定發展委員會會議召開之後。

IPO喊卡後,中共將擴大「踩螞蟻」力道?

這次的監管約談事件,也意味著螞蟻集團在支付及信貸業務上的經營操作,若有灰色地帶的模糊操作,恐將會被進一步放大檢視。

「馬老師可能要抓緊適應現行金融監管框架,」管清友認為,以往互聯網電商出於監管缺位而迅速崛起的經驗,不能再用於金融平台了,「成也蕭何,敗也可能蕭何。」

管清友研判未來發展表示:「螞蟻集團一定意義上已經具有國家公共平台功能,舉足輕重,影響面甚大,在數據確權與數據收益分配分割的情況下,政府介入可能是個趨勢,必然接受系統而嚴厲的監管。」

大陸電商研究專家、海豚智庫創始人李成東則認為,這次事件雙方各有各的立場,是一場互聯網金融創新和傳統金融監管之間的矛盾與博弈。

「從馬雲來講,他想放鬆監管,希望拓展業務,可能希望整個監管放鬆,尤其是螞蟻金服,不能用傳統的金融的方法來管理互聯網創新,互聯網的確能夠把違約率降得更低,所以官方要放鬆監管。」

「但從政府角度講,監管肯定是採用一致的條件,那你馬雲想挑戰這個政策,政府肯定是要回應的嘛,對吧?」李成東換個角度頗析說。

吊詭的是,螞蟻金服能有今天,有朝一日成就「全球史上最大IPO」,難道不正是因為當初在監管上就被特殊對待嗎?

「官方對螞蟻金服本來就是特殊放寬監管,鑽了很多漏洞,你才發展得這麼大,」李成東說,如今馬雲又公開要求更多的放寬條件,「很難的。」

可以預知的是,大陸在金融監管上勢必將持續加強。若是跳脫「政治綁架經濟」的陰謀論,被扔了一個大炸彈的資本市場,投資人對金融科技未來的成長預期,也可能不再像以前那樣樂觀看待了。

更多相關報導及精彩內容,請參閱遠見雜誌。
  
 
 
採訪撰文/邱莉燕                       
     
錄音轉述/郭美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