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ver
avatar
遠見 | 遠見觀點
聲音課程 33小時13分50秒 共 10 集

0205-1.jpg
圖/台灣工程師的強項在於邏輯與記誦,到了AI時代,需要強化自主尋找問題的能力。

遠距商機、數位轉型躍為經濟風口,過去不如硬體受重視的軟體人才,成為今年的當紅炸子雞。要躋身軟體新貴的你,該培養、提升,甚至是進化什
樣的關鍵能力?

數位轉型、資料科學、邊緣運算、資訊安全、5G應用……,從基礎到高端,從高科技產業到農林漁牧礦,再到市井行業,由各種AI(人工智慧)與軟體應用搭建而成的世界,已經來了。

這樣的世界,需要什
樣的軟體產業人才?其實,不僅是工程能力,更需要對人類生活微妙變化的觀察、對既有產業的理解,以及走得出寶島的國際觀,簡單來說,是人文素養的綜合能力。

「台灣軟體工程人才的優勢,偏偏很不幸的,是最容易被電腦取代的,」理工背景出身的清華大學校長賀陳弘,有感而發地表示。

價值提升1〉練習定義問題

賀陳弘分析,台灣人才被認定邏輯與演算能力特別優異,擅長重複性的、記誦性的知識,而電腦最強的能力也是這兩項,特別是AI能將大量數據,以一定的規則來運算,讓「知識自動化」。

「如果我們的工程能力,有很大一部分是這兩者,那是有很大危險的,」賀陳弘說。

這就好比農業工業時代,人們進行大量勞動的工作時,力氣很大的人很有價值,一旦機器可以取代體力,他們就突然失去了價值。

類似的情形,正在軟體產業發生。前頭有人力短缺引發的「即戰力」相逼,後面有AI追趕,軟體新貴該如何因應?

賀陳弘指出,台灣人才「量」的減少,是無法改變的趨勢,但可以從「質」上想辦法加速拉升,截長補短,「提高的方式,就是要讓工程人員往高層次走,也就是處理問題的能力,從解題改往『定義問題』那端前進。」

以公共建設來說,假設一個地方缺水,要解決水源問題,可能要建大型水庫,好比大型雲端資料中心;也可能是很多小湖池塘,像是分散式運算架構,就需要地勢判斷,也得在經濟層面、自然生態,甚至是景觀上考量,沒有一定的答案,但首先需要「定義問題」,才有選擇與解題。

「這不只是工程問題,有很多成分是人文社會科學,」賀陳弘表示,提升軟體工程的價值,除了降低對記誦型知識能力的依賴,「更需要加進價值選擇,也就是處理人類社會議題的價值。」

價值提升2〉找出新應用

其次,是靠工程軟體協助別的領域,產生新附加價值,用在後疫情時代的流行語表述,正是深入各行各業的「數位轉型」。

例如,現在普遍看見很多農地,在年輕人回歸之後,使用工程技術來從事勞作,比如說,無人機巡田施肥,或是將數據管理融入儲藏與銷售,他究竟是農夫
是工程師?已愈來愈難分辨。

軟體工程可讓產業產生新價值,不一定是單純的演算法,有時是把軟體工程當作工具,實現它的新應用。這些奠基於對世界變化的觀察與理解,都是軟體人才不被電腦取代的關鍵能力。

擔任長期提供企業軟體服務的精誠資訊人資長黃郁仁觀察,「企業數位轉型第一步,都是在現有營運流程不變的情
下,善用資訊科技來提升效率,優化效果。」

他表示,現今不管是哪個產業,企業都明白善用資訊科技應用的重要性,也許是在製造,也許是在業務關係、財務分析、行銷推廣、顧客體驗等,「但難度更高的,其實是創新的商業模式。」

新時代軟體人才不僅需要工程語言,更需要理解既有實體經濟的運作模式,才能提出適切的轉型工具,甚至成為轉型的主力推手。

另一個特別需要關注的現象是,在家上班之後的跨境機會。2020年,全球面臨新冠疫情,這並非人類史上第一次遭遇瘟疫,卻是人類社會與經濟第一次得以不間斷的持續活動。

「遠距已是新的工作常態,Google內部調查,大概有62%員工,希望每週只有特定時間回辦公室工作,而不是每天,」Google台灣董事總經理馬大康說,硬體工程師可能
需要進公司使用實驗室機台設備,而軟體工程師遠端工作的效率與產能,幾乎與進公司沒有差別,軟體人才得以從辦公空間解放出來。

0205-2.jpg
圖/Google台灣董事總經理馬大康樂觀看待未來,「好的機會,會愈來愈多。」

一旦軟體人才不需要在特定空間工作,不只意味著組織內部團隊合作方式改變,更代表跨國交流更順暢、「更平」的無國界工作形態。

中美兩大科技大國過去兩年的角力戰,迫使供應鏈重組,產業紛紛重新擘畫製造基地,有些回到台灣,有些則流向越南、泰國、印尼等東南亞國家,以及印度,板塊位移創造很多空隙,成為新的工作機會。

價值提升3〉走向國際

若是擴及數位轉型領域,台灣軟體產業有更多跨國發揮空間。

例如,台灣旅遊電商KKday,身處「疫情海嘯第一排」,迅速調整軟體研發能量,順著既有的日本旅遊業人脈,在日本市場推行預訂系統Rezio,以支持在地供應商數位轉型,協助店家快速建立官網,
串接金流支付、多平台訂單匯集、24小時網路接單等功能。

短短半年時間內,小至傳統當地店家,大至日本最大線上旅行社H.I.S等大型供應商,已有超過300個供應商使用Rezio,並成功服務15萬名旅客。

巧妙運用軟體能力,直指工程人才更缺的國際需求市場,KKday一舉挺進「數位轉型海景第一排」,也推進KKday在2020年9月底,取得7500萬美元(約新台幣21億元)的資金挹注。

馬大康分析,其實,台灣未來「好的」工作機會愈來愈多,一來是台灣過去積累豐厚的資通訊產業基礎,也有硬體製造的底蘊,未來商機的智慧醫療、物聯網產品應用,甚至是電動車,台灣都有很好的發展動能,「台灣只會是國際企業投資更多的地方,」馬大康預言。

二來,國際之間的產業轉移已經開始,不只突破領域、地域,想像得到的軟體工程機會,甚至有更多今日尚不存在的新興工作,將從AI領域衍生出來。」

更多相關報導及精彩內容,請參閱遠見雜誌。
      
    
    
採訪撰文/羅之盈                                    
         
錄音轉述/郭美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