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ver
avatar
韋禮安 | 韋禮安跟你鳥鳥天
聲音課程 44小時13分 共 10 集

〈蘇打綠〉終於要收編韋禮安了嗎?
Podcast 〈蘇打綠〉嘉賓集郵冊,本週迎來〈蘇打綠〉團長 何景揚 阿福。針對韋禮安入團的的疑問,阿福表示:「成員7
個人才有C位。」而韋禮安緊接著說,他只要當「忙內」即可。

2017年元旦,〈蘇打綠〉宣布休團三年,阿福並沒有因此讓自己閒下來,反而發揮他的里長伯精神,積極投入藝術公益領域,創辦〈華山站貨場〉、〈曙光祭〉音樂節、成立〈助星計畫〉,扶植青、少年藝術創作者。

目前正忙於製作〈鹿
人〉樂團的阿福,與他們的緣分,要從2018年擔任比賽評審時說起;當時甫成立旋即報名參賽的〈鹿人〉,阿福對他們的最初印象,來自於自我介紹時,流露出不受拘束地氣質;而第二個讓他訝異的點,是眾評審只有他給〈鹿人〉最高分。也因為這個機緣,阿福邀請當時參加比賽的樂團,一起演出他舉辦的淡水跨年,也就是〈曙光祭〉的前身。

近期樂團回歸後,被歌迷及團員叮囑要努力減肥的阿福,開始實施「間歇性飲食」,至於成效如何,請大家再等等他。而兩人也大嘆 YouTube 經營不易,是否該在雙方的頻道互相 Featuring 貓咪、小孩?阿福形容,小孩和貓咪的頻率很相近:「小孩有時候和貓咪一樣煩人。」於是聊到了近期「蘇打屁屁」錄製的
難現場,究竟誰是孩子王?阿福表示〈蘇打綠〉成員家凱的兒子Edward,因為年紀最長,反而擅長和大人打交道:而小小孩則是自己玩成一片,其中小威的兒子Star,就是小孩們的老大。

[音樂產業未來與科技趨勢發展]
今年疫情猝不及防地席捲全球,也讓人們重新反思生活的方式。一起想像5G的未來,當距離不再是問題、城市就不是唯一的居住地;阿福發願,希望有天能搬去宜蘭或南投。提及未來科技的發展,AI是否能取代音樂人?阿福並不擔心這點,就像是CD已經逐漸被捨棄的現在,仍有一群人熱衷於收藏黑膠,或許人們都會往高端走去,而基礎的工作交由AI處理。
關於未來樂團音樂的走向,阿福表示,應該要回歸初衷;如果給自己設立了一個框架,很容易會想太多,而當初這些好音樂產生的時候,並沒有給自己太多侷限。他比喻即使收藏許多的琴、每把琴都有它的特色;但最終
是源自於想做好音樂的心,而不是拿一把大家認可的好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