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ver
avatar
丁學文 | 丁學文的財經世界
聲音課程 11小時46分40秒 共 10 集

一週財經聚焦

一、4月27日開始的美國貨幣政策會議,通貨膨脹鴿派理論高漲,大多數人的共識是保持貨幣寬加上地緣政治風險的蓄積,包括俄羅斯與烏克蘭邊境緊張、土耳其和巴西國內政策變數,以及印度疫情的越趨嚴重,都為新興市場發展帶來了挑戰。

國際媒體相關報導

●New York Times紐約時報:〈A K-Shaped Recovery, This Time on a Global Scale〉(全球來看,新興市場面臨一個K型復甦);小標:〈Emerging markets are at risk of falling far behind their advanced counterparts. That’s the whole world’s problem, officials warned.〉(相關官員警告:新興市場在一個落後先進國家發展的風險上,這是一個全球問題。)
●Economist經濟學人:〈The wave v the tantrum?〉(波浪
是凶浪?) ;小標:〈對疫情傳染的憂慮,掩蓋了對通貨膨脹上升的擔憂〉
●WSJ華爾街日報 :〈Investors Sour on Emerging Markets as U.S. Prospects Brighten〉(由於美國前景一片光明,投資者對新興市場感到擔憂) ;小標:〈Capital flows out of emerging-market stocks and bonds as U.S. real yields climb and dollar strengthens〉(隨著美國實際收益率的攀升和美元的走強,資本從新興市場股票和債券中流出)

分析解讀

受疫情影響,去年全球央行都保持較為寬
的貨幣政策。今年以來,隨著疫情影響減弱,經濟恢復成為主要看點,通脹擔憂等也隨之出現。

一季度,巴西、土耳其、俄羅斯先後加息,成為疫情以來首先進入加息週期的經濟體。然而,由於疫情並未得到全面遏制,經濟活動仍未恢復到疫情前水準,多數富裕國家央行仍然宣佈會繼續保持寬
的貨幣環境,全球央行在貨幣政策抉擇上,其實走到了十字路口。

3月以來,對於聯準會是否會收緊政策的預期較為高漲,在最新一次會議紀要,聯準會明確將維持利率不變,要保持寬
,利率方面將保持在0~0.25%的水準不變。

近期,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公佈最新的全球經濟展望,上調2021年全球GDP增長預測0.5個百分點至6.0%,並對發達經濟體的增長前景更樂觀。同時,IMF呼籲,發達國家不要過快撤出寬
,因為那樣會對其他復甦較慢的新興市場帶來壓力。

但與上述發達國家央行有所不同,由於對通貨膨脹升溫的擔憂,新興市場國家的央行因為擔心貨幣外流,普遍選擇開始加息。

巴西央率先宣佈,接著是俄羅斯。此外,印度、馬來西亞、泰國等新興市場指標均顯示,市場對於貨幣政策收緊預期正在增強。

除新興經濟體外,部分發達經濟體似乎也會升息,原因不外乎3月美債收益率快速上行後,吸引了部分資金從新興市場撤出,。

我感覺,新興市場現在真的是進退兩難,儘管它們常常被認為充滿經濟活力,但新興市場總想努力擺脫它們過去給人的負面印象。不過幾個月前,很多投資者擔心今年有可能會是2013年的重演,當時的美國公債殖利率上升造成了新興市場的拋售潮,這被稱為「Taper Tantrum 緊縮恐慌」。

而現在擔心的是另一個問題。投資者擔心今年會重現去年嚴峻形勢的情勢,因為另一波更具威脅性的Covid-19疫情,開始席捲著巴西、印度等新興市場區域。

為了摸清楚這些擔憂的真實情
,分析人員試著研究從通貨膨脹到病毒感染率的方方面面,結論是,整個市場的經濟情可能不如預期。他們一直在尋找今年的「Fragile Five脆弱五國」繼任人選(過去是巴西,印度,印尼,南非和土耳其),這是八年前受到緊縮恐慌打擊時,表現最糟糕的五個國家。

值得注意的是,摩根士丹利的分析師James Lord,這個最早喊出這個名稱的人,最近卻選擇了「完全看漲」某些新興市場的資產,他公開告訴他的客戶「大力買進新興市場債券」。 要怎
解釋他這次面對疫情難的意外鎮定?

畢竟,這個疫情
難目前為止仍然難以迴避。印度的第二波疫情令人恐懼,整個醫療保健系統幾乎崩。但印度並非唯一糟糕的國家,阿根廷、巴西、智利、哥倫比亞和土耳其的確診病例,如果以每100萬人中的新感染人數來計算,在過去兩周仍然仍高於印度。

JPMorgan Chase上周也下調了對印度和巴西的經濟增長預期。此前它也下調了對菲律賓和中歐大部分地區的經濟預期,現在它預計新興市場(不包括中國)的GDP增長今年為5.9%,這幾乎和發達經濟體的速度差不多(它們預計的增長是5.7%),而新興市場的GDP增長更被預計只會比2019年增長1%。

即使Covid-19疫情很可能重演,緊縮恐慌卻沒有再發生。儘管全球最大最繁榮的經濟體美國,其就業、住房、製造業和零售銷售數據都很強勁,但十年期美國公債殖利率卻沒有飆升,甚至回落到了1.6%以下。抗通貨膨脹債券的「實質」收益率,現在只有-0.7%,與2月底的收益率大致相同。如果美國債券市場在未來幾個月中保持著同樣的表現,那
外國投資者將很難拒絕新興市場的貨幣和債券所提供的高收益回報。

緊縮恐慌的消退,原因之一是疫情並沒有消退。隨著疫情開始打亂新興市場的經濟復甦,它們的央行肯定會減少任何可能加劇通貨膨脹壓力的擔憂。Morgan Stanley就認為,巴西、俄羅斯和墨西哥等國的中央銀行,不太可能像現在市場預期的那樣大幅提高利率。復甦的延遲對新興經濟體極為不利,但對它們政府卻不一定不利。Load表示,當增長緩慢,且央行呈現鴿派言論時,債券通常會表現良好。

儘管如此,他承認這種觀點有兩個潛在危險。一個是美國公債殖利率比預期更快的開始攀升,另一個風險是,大型新興經濟體的復甦遲緩,會讓事情變得更糟,因為會讓投資者開始感到恐懼,並影響政府的信譽。

在這種情
下,即使沒有通貨膨脹的威脅,當地債券的價格也會下跌(殖利率會上升)。在富裕的經濟體中,最糟糕的時期會讓更多人們因為避險需求跑回美國,這將嚴重影響新興市場。

展望後市,新興市場債有雖有風險須留意,但同時仍有機會。首先,新興市場疫苗施打進度較慢,但疫情反覆雖難免,隨著已開發市場陸續施打完畢,下半年新興市場有望跟進;其次,近期升溫的通膨預期讓新興國家面臨升息壓力,但較高的利率也有望使新興債收益提高,相對投資吸引力增加;最後,雖然國際美元短期內走升,可能影響新興市場資產,但因美國持續推出大規模刺激政策,美國經濟看起來仍然不錯,如何佈局部分新興市場債、強化收益,仍有潛在成長空間。

另外,過去幾個月來,大宗商品和石油價格不斷飆升,對於主要的新興市場而言,也有正面效應。

我認為,後續應持續觀察的關鍵則有以下2點,一是美國聯準會的貨幣政策,以及各國政策與企業獲利、盈餘。

2,4月19日,兩年以來全球唯一的大型車展--第 19 屆上海車展正式開幕,未來科技與電動車吸引了大家的眼光。我們可以從中看見什
未來的趨勢?殺?或是更多未來的變化?

國際媒體相關報導

●Economist經濟學人:〈The future of carmaking〉(汽車製造的未來)
●CNBC:〈Automakers show off flying cars in Shanghai — but Warren Buffett-backed BYD stays clear〉(上海汽車展讓未來車高飛,但巴菲特支持的比亞迪不見蹤影)
●WSJ華爾街日報:〈Tesla Faces New China Test After Woman’s Auto-Show Protest Goes Viral〉(特斯拉在一個女士大鬧之後,面臨新的中國挑戰)

分析解讀

疫情即使第二波來勢洶洶,但各路的汽車迷仍然聚集在4月21日開始的上海車展,這是疫情爆發以來第一個大型的全球車展。從凱迪拉克(Cadillac)到起亞(Kia)的數十家的傳統車廠都展示了他們最新的電動車款,然而按照流量判斷,最受歡迎的展位屬於一小批沒有汽車製造經驗的中國企業,包括電信巨頭華為、世界最大的無人機製造企業大疆,以及房地產開發商恆大。

十九屆上海車展以「擁抱變化」為主題,本屆共有一千家參展商,在今年車展上亮相或首發的車型當中,有近四成皆為純電動汽車,遠遠超過以往的規模。這是一個巨大的變化,而科技變革是主要推動力。

福特汽車此前發布Mustang Mach-E(野馬電動汽車)時說,全球任何一家車企,尤其是在智慧電動化領域,不管是新企業、老企業,沒有人不想切入電動車。

在經歷了第一階段的發展後,汽車行業也逐漸改變過去堆砌智能配置的做法,隨著電子電氣架構、軟體技術的升級和迭代,使得駕駛座硬體設備和駕駛領域能夠更加深度地融合,為智慧網路、車聯網,以及場景應用帶來更多想像空間。

不僅是新勢力品牌推出的車型越來越有競爭力,傳統汽車品牌也開始逐漸著重開發新能源。相比造車新勢力,傳統車企在供應鏈管理、整車生產製造方面具備更豐富的經驗。

為了推動電動化戰略,德系三強「BBA」(Benz、BMW、奧迪)在本屆車展上均展示了各自的最新電動車,福斯汽車則是所有車廠當中最積極的。

大陸國內傳統車企也來勢洶洶。北汽、廣汽、上汽、吉利等也都拿出了自己的新車款。值得一提的是,佈局高端電動車的上汽集團,其高端品牌「智己汽車」首款車已正式亮相,在21日預售時,只花了1分42秒,就將首輪200輛預售售完。

越來越多的玩家加入,也讓新能源車市場競爭更為激烈。對此,特斯拉在車展表示,電動車和智慧汽車市場蛋糕其實很大,那
多的企業進來,這對消費者也是正向的引導。

事實上,全球汽車業在經歷新冠肺炎疫情的衝擊後,正經歷著前所未有的變革,並孕育著新一輪的爆發機會。

首先,隨著5G、人工智慧、大數據、新能源等新技術的快速發展和滲透,全球汽車行業正經歷巨變,電動化、智慧化、網聯化轉型已是大勢所趨。

2021上海車展全方位反映出行業三大產業變化趨勢,包括:
汽車成為嶄新的「移動」智慧終端機;
造車新貴強勢取代老牌傳統廠商;
電動化轉型顛覆傳統供應鏈體系。

除此之外,隨著現有汽車製造商、供應商和科技廠商,加快參與智慧汽車網聯、自動駕駛、共用出行和電動化等關鍵領域,下一代汽車技術將繼續成熟,並具備規模化商業生產可能性。以下四個核心發展要素值得關注:
汽車軟體是決定汽車智慧化發展速度的關鍵;
即時資訊通訊、網路聯接的安全性、可靠性,是未來汽車市場發展的基礎條件;
跨行業合作是未來汽車市場實現共贏的關鍵;
行業統一規範是未來汽車市場健康有序發展的保障。

當然也有負面的消息,儘管每一家車企都在談新能源、都在
純電動車,可實際上各個車企之間的差距已經被拉開了。

以全球車企集團來看,日系車企在新能源產品上的速度,已經全面落後德系車企;歐洲其他品牌車企比日系更好,但是電動產品卻並不全球化;美國車企和韓國車企雖然準備充分,可是真正量產,卻
要多等兩年。

從上海車展可以看出一個事實--放眼全球,只有中國車企一枝獨秀,隨便找出一家自主車企,其新能源系統都能獨步全球。

如果實在要做一個排序,拋開全民電動化的中國車企,福斯集團顯然是遙遙領先的。焦慮而不敢下決策,甚至徒勞抵抗,這是車企領導人未來可能失敗的主要原因。豐田汽車的豐田章男就是其中一的代表。

當你真正篤定電動車的未來,那
其餘的就要交給運氣了。因為接下來的技術路線會有很多選擇,每一次選擇都可能引發投資失效,然後又重新再選擇。但是和燃油車時代不同,新能源時代的試錯機會越來越少,做錯決策或甚至不敢決策,就會讓企業直接關門。

當然,不要忘記了,
需要有足夠多的錢,因為你必須懂資本運作的方式。

正如Tesla所顯示的,一些企業正藉由與傳統汽車製造商結合,來迅速進入市場。華為正在與北京北汽集團合作推出最新的高端電動汽車,百度最近與擁有Volvo品牌的吉利汽車(Geely)建立了「戰略合作夥伴關係」,它們希望可以藉此大量生產智慧型電動汽車。

一些新進者選擇了自己製造電動車,例如恆大正在建造自己的電動車工廠。智慧型手機的供應商小米(Xiaomi),在上個月小米粉絲會上承諾,將在未來十年內大筆投資電動車最少100億美元。

有一些傳統車廠開始反擊,如Benz、BMW、奧迪。

決定自己造電動車的新進者認為,他們不必與合作夥伴分享收益,就可以收回新工廠建造的初期支出。他們認為老牌汽車製造商的經營動機,與新進者完全不一致。吉利的電動汽車品eekr在上海國際汽車展覽會上,離百度展位不遠,就是顯凸顯他們的「雙贏合作」。

隨著這兩個路線的演進,有一件事情是確定的:許多的電動車企業早晚會陷入掙扎。即使上海車展很可能在未來幾年都會如期舉行,但現在推出電動車的新進者,將不會一再參展,廠商更新的速度將會很快。

《經濟學人》總評
 

封面故事

在亞太版本的封面設計上,我們看見的是一間烏煙瘴氣的印度病房,病房中有幾個新冠肺病患者,和全副武裝醫療人員。上面幾個黑色字體:「India’s covid catastrophe」(印度的新冠肺病
難)。

在亞太版本的封面故事裡,經濟學人用三篇文章,介紹印度令人震驚的第二波Covid-19疫情。

4月21日,單日確診病例第一次超過20萬人;一個禮拜之後,這個數字已經高達31萬人,這已經是疫情期間的單日最高數目。

死亡人數也同時在開始飆升,人們普遍懷疑,官方公佈的死亡人數是巨大的一個低估。在火葬場外的人行道上,可以看見臨時搭建的停屍木樁。

印度總理Narendra Modi由於自滿和大意,使得事情一發不可收拾。他沒有把重點放在公共衛生上,而是將精力投入在黨派政治中。莫迪和他的副手在為期一周的競選活動中,舉行了無數次大型集會,卻沒有戴口罩,或頒布任何形式的社會隔措施。

儘管印度是全球數一數二的大型疫苗生產國,但它卻無法生產足夠的疫苗,現在更是受到了美國對重要疫苗出口管制的威脅,更是雪上加霜。

印度政府應該對大型的宗教聚會採取嚴格的管制,也應該想方設法幫助疫苗生產商提高疫苗的產量。除非印度能有效控制第二波疫情,否則全球都會深受其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