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ver
avatar
丁學文 | 丁學文的財經世界
聲音課程 14小時12分20秒 共 10 集

一週財經聚焦

一、5月19日,全美超過15個城市的麥當勞舉行了罷工,要求麥當勞為員工提高最低時薪至15元。
隨著美國經濟的開始復甦,就業數據卻不如人意,這和通貨膨脹間有沒有關聯?要怎麼解讀?

國際媒體相關報導

●CNN:〈McDonald's is hiking pay -- but only for some workers〉(麥當勞正在調升薪資,但只針對某些員工)
●WSJ華爾街日報:〈U.S. Employers Added 266,000 Jobs in April as Hiring Slowed〉(由於四月份的聘任放慢,美國就業市場只增加26萬6000個就業機會)
●CNBC:〈Fed's Evans says employment and inflation need to pick up before policy changes〉(芝加哥聯準會主席Evans 表示,就業與通貨膨脹必須在政策變化前轉好)

分析解讀

在過去幾周,麥當勞就對外表示,隨著疫情的趨緩,它們面臨到了越來越嚴重的「用工荒」。為此,麥當勞已決定在其直接經營的一小部分餐廳平均加薪10%,也得到其他勞團的支持。來自「國際碼頭與倉儲工人聯合會北加州分會」的Chris Christensen表示,碼頭工人將與速食行業站在一起,一起反抗來自億萬富翁與大企業對勞工的壓迫。

事實上,隨著美國經濟從疫情中復甦,企業確實正苦於人力不足,四月份非農業就業報告顯示缺工、員工難尋是現在企業共通的抱怨。

美國大公司如如Amazon、McDonald、Cosco等,都為了招募更多人手提高工資。Amazon 五月13 日宣佈在美、加地區招募 7.5 萬人,平均工資超過每小時 17 美元,並提供新進員工 1000 美元的聘用獎金,完成疫苗接種者,還能額外領到 100 美元。

事實上,美國從零售業、速食業到叫車公司,都祭出更高工資或更好的福利向勞工招手,過去入門職缺少有的推薦和簽約獎金,現在愈來愈常見。

不只一般企業,連「零工經濟」也是如此,Uber、Lyft兩大叫車公司也將發獎金給推薦新司機的員工。

企業提高工資或加發獎金,意外替拜登政府想把基本工資提高到每小時 15 美元的政策助一臂之力。

但明明企業積極加薪求才,美國卻仍有上千萬人失業,讓有關就業市場景氣的辯論更白熱化。4 月非農就業僅增加 26.6 萬人,跌破眾人眼鏡,同時職缺數激增,企業調查顯示雇主愈來愈難找到足夠的人手。

為何就業市場明明需求孔急,但失業人口還是這麼多?經濟學家指出可能有以下兩個原因:
1.育兒問題,導致一些家長無法回到就業市場。
2.晶片供應短缺,導致車廠被迫裁員。這也是導致勞動力市場怪異現象的部分原因。

在其他地方,勞工短缺也是一個日益嚴重的問題。 在5月17日敞開大門的英國餐飲業老闆正在尋找需要的服務生;在澳大利亞,職位空缺的情況比疫情爆發前高出了40%;歐洲擺脫封鎖的步伐一直比較慢,但從瑞士到德國的空缺職位,也比以往來的多。

不止這樣,為了刺激就業,目前美國已有至少16個州決定提前退出聯邦紓困方案的失業救濟措施,這個決定將影響近200萬人的生計。這些州長表示,勞動力短缺是促使他們決定退出聯邦資金計畫的主要原因,他們認為失業救濟金過高,變相鼓勵人們不用急於找工作,讓企業難以填補職缺。部分經濟學家也認為,就是因為優渥的失業金,才讓許多失業者不願回到就業岡位。

民主黨在實現完全執政後,於今年早些時候通過名為《2021年美國援助計畫法案》(American Rescue Plan Act of 2021),也就是規模高達1.9兆美元的新一輪新冠紓困振興方案,其中最受到關注的措施,包括向美國人直接發放1400美元現金,以及將《新冠援助、救濟和經濟安全法》(CARES Act)之每週加發300美元的聯邦失業給付措施,延長至9月6日勞動節。

隨著勞力需求激增、人民上班意願不足、可用工人短缺,美國大小企業都在努力填補空缺,但小企業抱怨目前處境痛苦不堪,因為他們的待遇水準很難比得上大企業,政府提供受疫情重創小企業的「薪資保護貸款計畫」(Paycheck Protection Program,PPP)將在5月底截止,有些業主擔心若申請不到貸款將陷入困境,雪上加霜。

據華爾街日報委託中小企業主與高管聯盟Vistage Worldwide,對611家小型企業進行調查顯示,75%小型企業計畫明年增加員工人數,但逾三分之二小企業表示,很難找到合格工人。由此看來,美國的「缺工」狀況十分嚴重。小企業主表示,政府增加失業救濟金、申請工作者缺乏適合技能,是公司職缺難以補足的兩大原因。

對於這個情形,我的想法是,就業復甦放緩、通脹壓力驟增,兩大議題正在讓美國政府新一輪刺激計劃前面臨考驗。

但我附和經濟學人提醒的,為了使勞動力市場更好地運轉,政府應該要好好考慮三個P:payments, passports and patience.(支付,護照和耐心)。 

首先是payments(支付),最佳的解決方案不是削減福利,而是重新設計福利,以鼓勵勞工積極的工作。

其次是passports(護照),與移民或移工有關的問題該怎麼處理。暫時性的邊界控制措施可以阻止病毒的傳播,但這種控制措施,不應持續超過疫情期間。這就是為什麼在許多國家中,依賴外國人的行業(例如服務業)正面臨著嚴重的勞工短缺原因。政客們必須清楚,封閉的邊界將帶來痛苦的成本改變或產業改變。

最後一個就是patience(耐心)。許多人因為害怕感染Covid-19而迴避工作。隨著疫苗的施打率提高,這些擔憂將逐漸消失。一些產業在勞動力市場中也出現了工作崗位的萎縮與繁榮局面,面對如此大規模的變革,人們可能需要更長的時間,才能找到新的職業發展方向。  

現在就業市場和通貨膨脹是美國的兩大問題,而上周提到的CPI破4,對於正在從疫情中復甦的美國經濟而言,無疑不是好消息,不少人想起了上世紀70年代的大通膨時期。

牛津經濟研究院首席經濟學家Gregory Daco在報告中指出,早期數據顯示,5月份的就業報告也可能疲弱。如果工人們不接受工作,不管是出於什麼原因,無論是繼續擔心疾病、缺乏兒童保育、失業救濟金條件太好,或是供應鏈的管理難以解決,問題是怎麼讓人們回來?這是一個不同於為經濟注入紓困刺激的問題。

讓我們回顧一下上世紀70年代的大通膨,到底是怎麼回事。

當時由於布雷頓森林體系
(註1)剛剛終結,加上石油危機,美國通脹率持續走高,並在1980年達到13.5%的峰值。

當時美國除了依賴進口石油,經濟與全球的關聯度並不高。大多數消費者購買的商品都是在美國製造的,美國工人的工資在工會的支持下不斷上漲,石油危機和工資上升的共同作用,造成了美國歷史上最大規模的通脹潮。

在卡特總統任期內,美國每月平均增加21.5萬個工作崗位,失業率卻在上升,最終導致其連任失敗。

如今的供應鏈約束正在加劇供需矛盾,而政府財政支持則不斷注入流動性,因此通貨膨脹預期不斷上行。

不過真正的通貨膨脹螺旋,發生在工資漲幅開始跟上物價水準的時候。當今環境與70年代的最大的差別,在於勞動力絕對缺乏定價權,這一點從政府最低工資談判的艱難程度可見一斑。因此,我對美國經濟前景持樂觀態度,同時通脹持續惡化的可能性不大。

摩根大通CEO Jamie Dimon本月初在接受美國媒體採訪時指出,美國經濟即將迎來一輪繁榮,但如果刺激計劃安排不當,之前的努力可能會被浪費。

當然,市場難免擔心通膨升高可能引發美國聯準會收緊貨幣刺激政策,連帶使股市重挫。瑞銀UBS就認為,通膨擔憂不太可能令股市漲勢結束,建議透過金融和能源等行業為在通膨佈局,因為歷史上這些類股,往往受益於通膨上升或收益率走高 。

重要的是,主要央行已表明無意因為物價短暫上升而收緊貨幣政策。美聯準會官員重申了這一訊息,美聯準會理事Lael Brainard 表示,決策者應該保持耐心,等待後疫情時代數據失真逐漸恢復正常。

類股走勢反映出對通膨與收益率上升的擔憂,「再通膨」受益股和價值股普遍跑贏科技股和成長股。例如美國能源股跑贏大盤0.6個百分點,金融股跑贏1.7個百分點,科技股雲集的納斯達克指數則下挫2.3%。

二、5月20日,CFA( 特許金融分析師協會)協會亞太區在香港表示,各國監管機構將ESG披露標準,由上市公司推廣至投資產品及基金經理。
市場上的ESG標準過於繁多,已經出現魚目混珠的情況。投資人應該怎麼對待這個現象?

國際媒體相關報導

●Economist經濟學人:〈Sustainable finance is rife with greenwash. Time for more disclosure〉(可持續綠色金融已經泛濫成災。是時候進行更多的披露了)
●WSJ華爾街日報:〈Who Really Pays for ESG Investing?〉(誰會真的為ESG投資買單?)
●FT倫敦金融時報:〈CFA offers certification in sustainable investing〉(特許金融分析師協會對永續投資提出要求驗證)

分析解讀

環境、社會及管治(ESG)的投資越來越多,但市場上基金「漂綠」(Greenwashing)情況也很多。CFA協會就投資產品的ESG披露準則發表意見,以提高附有 ESG 相關特性投資產品之透明度及比較性,並宣布初稿將於今年11月發表。

徵詢稿對投資產品策略的8項因素,作出披露規定及建議,包括投資目標、投資基準、ESG資訊來源及類型、ESG 剔除項目、有關財務分析及估值的 ESG 資訊、投資組合層面的 ESG 標準及特性以及盡責管理,以達到產品透明化的目的。

香港擬在2025年全面落實,而歐盟發展較為成熟,於今年3月全面落實「永續金融披露規範」(SFDR),將投資基金分為「深綠基金」、「淺綠基金」,及「灰色基金」三大類別。

同時間,新加坡交易所、DBS集團、淡馬錫和渣打集團,聯合推出全球碳交易平臺及項目市集Climate Impact X(CIX),以提供高品質的碳信用額(carbon credits,簡稱碳信用),預料在今年底前推出。

CIX的交易平臺主要通過標準化合約,將具規模及高質量的碳信用銷售給跨國公司和機構投資者等市場參與,以爭奪綠色投資的市場。

回頭來看,台灣金管會主委黃天牧5月3日也表示,在推動CSR與ESG上,台灣是與世界同步併行的,同時也會防止企業只作表面,即嚴禁「漂藍」、「漂綠」,所以也將陸續推出相關的認證與評鑑機制,供投資人更清楚的分辨。

而綠能也成為台灣金融業的投資顯學,過去幾個月,至少五家金融業喊進,包括永豐銀、星展銀、兆豐銀、國票金以及滙豐銀,綠色債券、太陽能光電都是必搶之地,星展銀更指出,看好離岸風電發展下,台灣未來將有機會成為主要專案融資中心。

事實上,全球ESG投資在2019年下半年熱度開始攀升,2020年進入了ESG的投資大爆發,總計ESG相關投資年增長50%。從數據來看,ESG概念基金規模2015年僅4,000億美元,到2019年底足足增長了一倍至8,000億美元,2020年底總投資金額更達1.2兆美元。由此可知,綠色投資現在的確是眾人追尋的目標。以國泰金控與臺北大學在去年底合作的台灣SRI(社會責任投資)調查中也顯示,台灣相關投資金額佔總資產規模已達31.7%。

在這樣的全球ESG與SRI投資趨勢下,台灣投資人該如何參與相關的投資?

由於台灣主管機關積極推動公司治理3.0,將有越來越多台灣上市櫃企業致力於永續經營,帶動ESG相關的ETF或基金發展潛力。現階段,國內投資人仍然能夠透過近300檔國際級ESG基金與ETF標的進行佈局,或透過專業的ESG評等公司所評等出表現優秀的公司作為投資標的。

聯合國於2015年啟動「2030永續發展目標(SDGs)」,提出17項全球政府與企業共同邁向永續發展的目標後,ESG開始受到關注,再加上如氣候組織(The Climate Group)與碳揭露計畫(Carbon Disclosure Project, CDP)所主導的全球再生能源倡議,從美系大廠Apple、 Facebook、Nike,到台灣的台積電、台達電積極參與下,ESG投資需求也成為投資市場的新顯學。

2020年的Covid-19無預警的發生,使得全球有三分之一的人口一度被禁止外出,大自然的反撲,也讓投資人對節能減碳、社會關懷、產業鏈維繫等重要議題關注提升,綠色投資也迎來榮景。

ESG投資期望創造更穩定報酬外,更重要的積極使命是透過ESG投資,讓已將ESG設定目標的公司做的更好,也讓還未加入ESG的公司加快參與腳步,否則將被投資人拒於門外。

分析台灣ESG基金/ETF結構,其中約65%是大型股,而海外ESG基金/ETF則約60%配置股票、20%則配置在債券。因此,基本上股債配置已將投資風險降低,若再加上ESG認證,相信對於退休族與穩健型的投資人來說,將是投資佈局中不可或缺的重要版圖。

可是伴隨而來的「漂綠(Greenwashing)」也不是陌生字眼。漂綠,指的是「以友善環境為名義,遮蓋掩護其產品、政策、或行動,掛羊頭賣狗肉」。

當投資人重視企業是否破壞環境時,公司就會藉「漂綠」,來宣傳和誇大其推動改善環境的績效。像是有些原物料業、食品業會高舉拯救雨林大旗,卻只是印印DM、辦辦宣傳會,或用非主流產品當做形象急先鋒。放到投資上,這就成了基金經理人為「漂綠基金」加冕的一道綠色光環。

這的確需要譴責,因為這是道德不良的典範。

隨著ESG基金的總資產管理規模(AUM) ,在2020年上半年首度突破一兆美元里程碑,放任冒名、搶熱度的漂綠基金遊走市場,恐將帶來大衝擊,連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SEC)都考慮要更新永續基金的命名規定,希望基金名稱必須和其主要投資政策有相關性,來遏止基金漂綠行為。

面對無所不在的綠色投資宣傳、ESG友善呼籲,投資人最想問的是,我們該如何避開漂綠基金,找到真正永續投資的良心企業?

永續投資簡單說,就是將ESG(Environmental環境;Social社會;Governance公司治理)要素納入投資策略考量。但是,同樣是「永續」「ESG」名號的基金,因投資決策不同,挑選到的ESG企業涉入程度也不一樣。面對眾多的ESG基金,我們可以有以下幾個評斷方法:
1.排除罪惡股。早期有不少基金表面上運用ESG篩選策略,卻僅僅是排除「罪惡股」(如軍火、菸草等),永續深度很有限。
2.遵循第三方廠商ESG評級。多數機構法人以 MSCI、Sustainalytics 等協力廠商評級機構的評分資訊,作為ESG投資決策依據,投資人可以參考。
3.自行調查研究。投資人擁有自行調查研究的能力,更能減少對第三方資訊的依賴,不僅具備前瞻性,也才能真正看懂ESG。 

漂綠,就本質來說,是一種行銷上的欺騙行為,想避免這種不良行為,可以以由上至下的法規來解決,像是歐盟在2020年6月通過「永續分類標準」,要求所有金融商品必須揭露其永續性資料;亞洲地區包含香港、新加坡和日本的監管機構也正積極對永續金融實施新規範,以提高ESG治理與公開性。

其次則是落實從下而上的投資人教育,從一片漂綠中洞悉真相,最基礎的方法即是學會問對問題、用心做功課,才能自主撥開漂綠基金的煙霧彈,做到用投資獲利、為社會與環境盡心。

《經濟學人》總評 

封面故事

這期雜誌的重點,放在美國的種族問題上。封面上我們看到,在五顏六色的人影憧憧背景前,是去年被員警壓制致死的George Floyd。上面兩排黑色字體,大字寫的是:「Race in America」(美國的種族問題);下面一排小字:「A SPECIAL REPORT」( 一個特別報導)。

在George Floyd被員警壓制致死一年後,這期經濟學人用了七篇文章,告訴我們美國種族議題在過去一年發生的變化。

此外,經濟學人還在美國版塊第一篇指出,其實拜登的「家庭計畫」最主要的目的是想要脫貧,經濟學人認為,確實不應該只解決某一個種族問題,而是應該讓整個美國脫貧,切斷種族與貧窮之間的連結

Floyd 的去世引發了美國有史以來最大規模的民權抗議活動,警察Chauvin也不同以往,被了判謀殺罪成立,美國及美國以外的機構,也開始以不同的眼光看待自己。有些事情確實需要改變。

但到底是什麼需要改變呢?經濟學人指出,當三個狀況同時發生時,大部分的種族差距就會出現,這三個狀況是:長期以來的經濟趨勢、奴隸制和種族隔離的遺留作用,以及當今對種族的既有歧視。前兩個通常是造成非裔美國人對現狀不滿的主要原因,但第三個狀況更引人關注。

這是一種倒退。種族歧視在美國仍然是一個詛咒,儘管它不像民權運動時期那麼離譜,也沒有30年前那麼普遍,但由於它的根深蒂固,因此想要根除它,不是現在任何一個政府有能力做到的。

貧窮與種族歧視在各個機構中遺留下來的結構性問題是不一樣的。以拜登政府新的兒童稅收減免政策為例,該政策似乎可以將兒童貧困率降低40%,但由於非裔美國人貧困人口高的不成比例,因此這種種族中立的政策,可以讓貧窮的黑人兒童數量減少高達一半。所以經濟學人認為,這個方法不但受到歡迎而且有效,脫貧的方式也是正確的。


註1:布雷頓森林協定(Bretton Woods Agreements)是第二次世界大戰後以美元為中心的國際貨幣體系協定。布雷頓森林體系(Bretton Woods system)是該協定對各國就貨幣的兌換、國際收支的調節、國際儲備資產的構成等問題共同作出的安排所確定的規則、採取的措施及相應的組織機構形式的總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