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ver
avatar
丁學文 | 丁學文的財經世界
聲音課程 22小時23分20秒 共 10 集

本周主題:疫情可能再度爆發,美國第一季度GDP下調。2022全球經濟展望怎麼看?有哪些難關?/ 2022年兩岸經貿會如何消長?


一週財經聚焦

一、因為Omicron疫情嚴重,穆迪分析(Moody's Analytics)的首席經濟學家Mark Zandi對美國第一季度國內生產總值(GDP)增速的預期,從5.2%下調至2.2%。怎麼看全球經濟展望?有哪些難關橫亙眼前?

國際媒體相關報導    

The Wall Street
  Journal華爾街日報:〈Omicron Variant Is Expected to Dent Global Economy in Early 2022〉(Omicron Variant 預計將在2022年初削弱全球經濟)
●CNN:〈The economy is booming. 5 reasons that could change in 2022〉(經濟正在蓬勃發展。2022年可能發生變化的5個變化)
●NY Times:〈A Scary Energy Winter Is Coming. Don’t Blame the Greens〉(一個可怕的能源冬天即將來臨。不要責怪綠色能源)

分析解讀 

沒有人知道疫情還會怎麼變化,也沒有人知道通貨膨脹是不是暫時的,更沒有人知道中美對峙還會怎麼演變。

但我們心裡都知道,以上這三件事是2022年最大的隱憂。2022年各國政府還是會手忙腳亂慌慌張張,但他們的應對政策應該會有些改變。

疫情撲朔迷離,我們已經看見衛福部宣佈,入境核酸檢測PCR從三天變成兩天。除了疫情之外,最重要的就是通貨膨脹,12月15日美國聯準會對於升息的口徑也改變了。

地緣政治更是詭譎多變,明年美國期中選舉加上川普的動作越來越大,中美之間關係很難迴旋。

更不用說,假裝財政政策和債務膨脹不會發生問題,那更是騙人的。

12月9日,《The Big Issues for 2022》中的一篇文章,作者為高盛資產管理公司前董事長、英國前財政部商務大臣 JIM O'NEILL ,他對全球經濟提出「兩個解方」,一是生產力提升,或是中國再融入全球。

但兩個解方,看來似乎都行不通。

另外,他也提出「三個懸疑」:變種病毒(封鎖隔離)、通貨膨脹(債務目的)、地緣政治(全球貧困)。

不過我倒是黑欣賞他提出的「一個必然」,這很可能在2022年發生:能源危機。

變種病毒 Omicron 在全球快速擴散,很多國家原本已打算解禁,現在又開始實施嚴格管制。正因為其重症率低,以及大量無症狀感染者,所以很多人一開始是掉以輕心的。加上全球多國採取「與病毒共存」政策,使實際感染Omicron的人數應遠高於目前統計,也讓最終入院人數是否對醫療體系造成負擔變成未知數。

但一旦 Omicron 使各國疫情大規模復燃,不只會削弱全球經濟成長動能,感染人數增加也會史勞動參與率下滑,供應鏈受到影響,稍稍緩和的通膨及大宗商品價格又將再度走揚。

況且, Omicron 對經濟帶來新一波衝擊,可能令央行因通膨壓力居高不下而轉持鷹派立場,加快收緊貨幣政策,轉為升息。

所以,即便主要機構預測2022年全球經濟成長表現可期,最近仍有許多負面的聲音出現。

事實上,2021年全球的經濟表現確實是不錯,全球經濟動能持續上漲,所以包括國際合作暨發展組織(OECD)和國際貨幣基金(IMF),他們預估2022年的經濟增長都有突破6的樂觀預估。

但這樣的樂觀期待,現在又出現變數,其中最主要的是 Omicron 新種病毒的爆發及蔓延程度;其次是全球化通膨的威脅;第三是美中經貿及科技角力等地緣政治的風險;最後就是極端氣候。

Omicron 變種病毒於12月初的極短時間之內已擴及34國,台灣因政府防疫得宜,目前只有零星境外染疫者,但都屬已打兩劑疫苗的突破性感染;目前國內打完兩劑疫苗的覆蓋率僅約六成左右,對 Omicron 的威脅不可掉以輕心。

其次,面對來勢洶洶的全球化通膨,自今年5月起,台灣以美元計價的進口物價指數,已經連續七個月漲幅超過20%,主要肇因於石油、大宗物資及糧食價格大幅上漲。行政院已凍漲電價,油價亦採階段性穩定價格。但主計總處公佈11月消費者物價指數(CPI)年增率仍高達2.84%,創近九年來新高,躉售物價指數(WPI)亦較上年同月上漲14.19%,可見台灣同樣籠罩在全球化通膨的風暴中,加上房價高漲,通膨及預期通膨將是2022年必須面臨的另一重大挑戰。

美中經貿及科技角力等地緣政治的風險,是2022年台灣必須面臨的另一重大挑戰。在兩強經貿及科技角力中,台灣必須步步為營、碎步前行,方能明哲保身。台海兩岸日益升高的緊張局勢,也是另一個不可忽視的地緣政治風險,日前彭博通訊設甚至把台海危機拖垮半導體產業鏈,列為2022年全球十大黑天鵝之一,可見地緣政治風險必須謹慎面對。

最後須考慮的是極端氣候風險。2050年淨零碳排是全球共同的目標,今年4月22日的世界地球日,蔡英文總統曾宣示,台灣在2050年也要達成淨零碳排。國際企業方面,包括蘋果、Google及微軟等亦做出相關承諾。台灣是國際主要供應鏈,減碳減排風險勢必影響國內產業的競爭力,尤其歐盟將於2023年實施碳邊境關稅(2026年正式課徵),政府應及早擬訂溫室氣體總量管制及排放交易計畫,包括總目標設定、管制對象、額度分配方式、抵換機制、交易標的及相關法規遵循等,方能讓國內企業有足夠時間,因應世界各國對應極端氣候的措施,以降低風險。

其中台灣必須優先考慮的,我個人建議是極端氣候,因為台灣有98%的能源是進口能源。

12月27日,英國慈善團體「基督教援助協會」(Christian Aid)公佈2021年十大極端氣候事件,這份報告並引述保險公司Aon的資料指出,今年預料將是歷來第六次天然災損超過1,000億美元,而這六次都是發生在2011年之後。

另外,歐美進入耶誕新年季,也同時迎接強烈寒流,包括加拿大西部、中國大陸、日本與韓國,今年冬天都提早來臨,甚至提早降雪。

聯合國秘書長 António Guterres特別提醒:「我們面臨一個赤裸裸的選擇,我們將它終止,或者,它來終止我們。」可見氣候危機迫在眉梢。

我認為黑天鵝是Covid-19,灰犀牛就是通貨膨脹,一個2020年 一個2021年。明年最可怕的就是綠天鵝,而綠天鵝最可能出沒的地方就是中國。

長期維持全球金融穩定的國際清算銀行,早在2020年提出「綠天鵝(Green Swans)一詞,意指氣候變遷將是影響全球金融穩定的重大因素,市場對ESG投資的關注度會越來越強,更將是企業營運的新顯學。在這個狀況下,新的能源轉型破在眉梢,但舊的能源退場卻又跟不上。

每個人都知道,積極轉型有很高的風險,企業倒閉、大量失業,轉型可能失敗;但若不積極轉型,全球暖化帶來極端氣候,實質的風險與代價更高。其實台灣經濟部這方面壓力無比巨大,台灣能源有98%是進口能源,難怪郭台銘會說要有缺電的心理準備。

去年我們已看到英國的天然氣飆漲,所以,2022年綠天鵝是有可能會發生的。

2021年,我們看見美國拜登政府重返巴黎協定,歐盟推動碳邊境調整,各國紛紛宣告淨零碳排放的目標時程。國際因應氣候變遷的集體行動越來越快。

品牌大廠的減排承諾,也將帶來國際價值鏈的高度重整,對生產供應關係的衝擊,更甚於美中貿易與疫情影響。最近我們也看到國泰金控總經理李長庚宣示,國泰金年底前將完成碳盤查。這也表示,企業不做 ESG,未來將「借不到錢」,上市公司更必須強化 ESG 揭露及氣候風險管理。

所以,我認為2022年的能源危機和氣候變化,是最值得注意的新變數。

二、12月31日,中國大陸公佈的官方製造業 PMI(採購經理人指數)較11月再提升,優於機構預期的50.3,達到了五個月來高點。事實上,前一天臺灣公佈的PMI雖然微跌0.2個百分點至59.3,但仍維持連續18個月呈現擴張的趨勢之上。我們應該怎麼看待兩岸經貿在2022年的消長?

國際媒體相關報導    

●CNBC:〈China's big challenge for 2022: Getting people to spend money〉(中國2022年的大挑戰:讓人們花錢)
●CNN:〈From the Beijing Winter Olympics to Xi's likely third term: 5 things to watch in China in 2022〉(從北京冬奧到習近平可能的第三個任期:2022年中國值得關注的5件事)
●Focus Taiwan中央社:〈Taiwan's economy shows strong growth for 10th straight month〉(台灣經濟連續10個月強勁增長)

分析解讀 

2022年對中國大陸而言非常關鍵。從政治上來看,習近平要續任共產黨總書記,也將為2023年初在全國人民代表大會中被選任第三任國家主席舖路。

在經貿上,中國大陸領導階層的持續鞏固,雖引起西方國家非議,但有助於中國大陸的集權,並將施政重點放在經貿。

2022年中國大陸將全面執行「十四五規劃」。在與美國經貿對抗,以及新冠肺炎疫情衝擊國際供應鏈之下,中國大陸形容世界遭受百年以來的最大變局。「十四五規劃」的重要性遠超過以往的經建計畫,中國大陸甚至將「十四五規劃」視為下一個百年奮鬥的第一個經建計畫。

十四五規劃最大的特色,主要是重視實體製造,強調要保持製造業比重的穩定,這與「十三五規劃」重視服務業比重,是明顯不同的。

事實上,中國大陸製造業比重近年來呈現下降的趨勢,目前製造業約占GDP 26%。

而重視實體製造,經濟發展重點回到製造業,也符合習近平的經濟思維。

習近平認為中國大陸必須在先進製造業例如半導體、電動車、電信設備,以及商用飛機等,維持強大生產力,建立自主供應鏈,避免受制於他國。所以未來中國還是持續挹注大量資源提供補貼,這將會成為未來美中經貿衝突的另一焦點。

反觀,中國大陸認為網路科技並不是必要鼓勵的行業,而且在過去寬鬆制度下對企業過度縱容,所衍生的問題必須矯正,所以近來頻出重手,抑制網路產業的發展。例如將網路遊戲稱為「精神鴉片」、對於非屬製造業範圍的補教及文化業祭出限制措施,甚至推動共同富裕政策,要求企業「自願公益捐贈」,也是以網路巨擘型企業為目標。這些措施,都與大手筆補貼製造業形成強烈對比。

中國大陸的情勢變化,對台灣當然有影響。

美中貿易戰的去中國大陸化,新冠肺炎的去中心化,部分台商開始撤離中國大陸;但是在中國大陸並沒有完善的退場機制,資金流動關卡重重,人治色彩濃厚,台商不但面臨經營上的困境,有些更無法全身而退。

再談到先進製造業,中國大陸積極發展製造業的項目,多數並非台灣所長,也不是以往台灣投資中國大陸的重點項目,例如能源產業或是電動車。

在中國大陸騰籠換鳥的策略下,預期台灣未來對中國大陸的新增投資會降溫,雖然可以降低對中國大陸的依賴,但也失去了深耕中國大陸內需市場的機會。

而在貿易方面,在對中國大陸出口資訊電子產品創新高下,台灣對中國大陸出口(含香港轉口)占總出口比重,也在2020年創下歷史新高的43%。台灣2021年對中國大陸出口可能會突破2,000億美元,順差達到1,000億美元。

但未來在中國大陸打造自主供應鏈下,比重可能會逐漸下滑,雖然可以減輕對中國大陸的貿易依存,但由於中國大陸市場規模難以被取代,此會影響到台灣的出口動能。

在對外方面,中國大陸參與區域經濟整合的企圖心,對台灣威脅更大。大陸參與的區域全面經濟夥伴協定 (RCEP)在2022年1月1日生效;中國大陸也宣佈申請加入跨太平洋夥伴全面進步協定(CPTPP),並表達反對台灣加入CPTPP的立場。因此台灣未來如何在國際間合縱連橫、找到切入的角度,是很重要的問題。

最後回到台灣角度。2021年在全球經濟與貿易快速復甦的帶動下,台灣的出口與投資大幅上升,經濟成長率拉高到6.09%,是近十年來的新高,交出一張不錯的成績單。

在全球經濟逐漸恢復的2022年,IHS Markit預估,全球經濟成長率可以維持在4.2%的高檔;國際貨幣基金(IMF)則預估明年全球貿易成長率將達到6.7%;       主計處則預估,我國的經濟成長率略低於2021年,仍然可以維持在4.15%。

主要原因,是出口不斷創下新高,當然基期就比較高,明年的出口和投資不太容易再有那麼大幅度的成長。

造成出口持續成長的主要原因,一是今年全球經濟快速復甦,帶動台灣產業出口快速增長;另外一個重要因素,就是民間投資的增加。

然而,2021年5月以來受到疫情爆發的影響,國內的民間消費大幅滑落,導致第2季、第3季的民間消費實質成長率都是負值,只有3%,不如2000年的6%,所以2022年台灣的壓力也很大。

雖然明年全球,甚至台灣的經濟表現不會太差,但台灣必須思考以下四個問題:

新冠疫情到底何時才能真正結束?
現在Omicron變種病毒來勢洶洶,在很多國家再度造成嚴重疫情,在疫情無法完全控制情況下,國內外的消費力道很難完全發揮出來。兩岸唯一的清零政策,會不會明年開始發生與世界脫鉤的負面狀況?最後彼此拖累?

第二,包括台積電在內的電子產業快速成長,電力需求大幅成長,明後年供電不足將會是一個重大挑戰。半導體產業已經成為兵家必爭,台灣半導體產業的競爭對手,更從對岸變成全球各地的政府政策,2021年會不會成為頂點,之後開始下墜?

第三,今年以來國際間日益嚴重的通膨問題,明年很可能會持續下去。美國聯準會(Fed)已經大幅縮減量化寬鬆(QE)購債規模,最快可能在明年第2季就開始升息,我國大概很難避免跟著走上升息及減少貨幣供給之路。資本成本升高,會不會發生台灣現在還沒有看見的金融市場動盪?

第四,美中貿易糾紛、國際生產鏈重組,以及斷鏈的問題未解,對台灣仍將會是一個很大的不確定因素。RCEP 一月一日生效、CPTPP懸而未決,印太經濟戰略台灣的因應措施又是什麼?

以上四點,是我認為2022年台灣面臨最重要的問題。

《經濟學人》總評
     

這其的經濟學人,我們可以看到在鮮紅的封底前,是美國白宮大門前四根希臘式圓柱;其中最右邊一根,似乎化身成了象徵共和黨的大象後腿,憤怒離去了。上面兩排白色字體,大字寫的是「Walking away」(離去);小字則是「The Republican Party and democracy」(共和黨與民主體制)。

這次經濟學人用了三篇文章闡述這個議題。封面故事預測了國會大廈騷亂一年後的今天,和2022年11月期中選舉之前的共和黨可能狀況。

美國人擔心他們那個民主體制的穩定性,大約40% 的政治活躍人士,一口咬定另一黨派的成員就是邪惡份子,更有60%的人認為那些人會對國家構成威脅。而高達80%以上的人則認為,美國的民主體制需要「大修」或「徹底改革」。

那些對政治體制衰落的看法或呼籲,已經不再與這些威脅的嚴重性相匹配,一些學者甚至嚴肅警告,美國有爆發內戰的可能性。

在川普的支持者襲擊了美國國會大廈後,足足有70% 的共和黨選民仍然堅信,他們的選舉被偷走了。極端的黨派偏見和共和黨拒絕接受選舉的結果,確實是一個很是危險的組合。然而,兩黨政治的基本真理,確實很容易被日常的憤怒所淹沒,民主黨人和共和黨人其實需要彼此,去讓系統發揮作用;一個系統的更新,必須通過共和黨才有辦法進行。

這非常艱難,但經濟學人仍保持樂觀,它認為並不像災難論者所說的那麼的難。那就讓我們拭目以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