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ver
avatar
彭冠宇 | 彭老師的聲夜時堂
聲音課程 1小時41分42秒 共 7 集

「一壺濁酒喜相逢,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談中。」我是Brad彭老師,歡迎來到《彭老師的聲夜時堂》。

嗨,你好嗎?辛苦了,一定又是忙碌的一週。

有一次在嚴格地考核部屬應做未做的任務時,一個大男孩眼眶竟微濕泛紅,我想起也曾有部屬在臉書上寫著,「我可以不用這麼強嗎?」有那麼一個瞬間,我問自己:是不是要求不應該那麼高?給出的訓練是否要減輕一點?這時候該考量的,究竟是任務導向,還是關係導向?

我想到自己大一升大二的那年暑假,到內湖報名駕訓班學開車,我的教練代號是「馬蓋仙」,那是教練族群中的一種增添工作樂趣,排解無聊的稱謂,他們總會通過無線對講機,講一些垃圾話,我聽得津津有味、樂不可支。我很敬佩我的教練,不管是教學熱誠,還是發現我學得比較快,在一些情境下,超前進度指導我需要的技術,我也總沒讓他失望!

有一次馬蓋仙教練請假,代班教練一來,就用很高的姿態逼迫我們操練很基本的項目。印象中,我就是沒守他的規矩,還加碼超速演出,弄得他極度不悅。

在下次上課的時候,馬蓋仙把我叫到旁邊,他跟我說:「我教你的每個技術,你都得非常非常認真去執行,因為以後你車上載著的都是重要的人,不可以在教練場超速競技,你這樣是不對的!每一步都要精確到位,不可以馬虎,因為以後在路上,可是沒有教練可以在旁邊幫忙矯正!」

當下,我就是像被雷打到一樣,呆呆地站在那裡聽訓,很少覺得被罵的這麼有道理!是啊,我心想著,無論做什麼事、在什麼位置,要求自己每一步都到位,我得變的更強,才能在未來成為一個讓別人覺得安心的人。

2008-2009年的金融風暴,全球景氣大衝擊,整個營運與訂單都看不到,各個產業間裁員消息此起彼落,當時任職的集團,15-25%的資遣比例高到令人乍舌。我印象中的幾次資遣面談,都是在淚水中進行,而最痛的,就是處理自己單位的同仁,每一個都是我苦心訓練的,一個也不想放下啊!

有位被我資遣的部屬,在不到一個月的時間拿下別家公司的offer(還是主管缺),他打電話跟我誠摯的告白,他說:「老闆,以前不懂,但現在覺得職場上真的很難遇到真正在乎部屬發展,也願意指導的長官,出來才發現,自己雖然在單位裡是落後的,但仍然從您身上學到一些能力,在四處都是縮編裁員的情況下,最終才能勝出,拿到offer!」

我記得,接到那通電話的時候,午後的斜陽暖烘烘,內心激動不已。究竟主管和部屬之間是任務導向還是關係導向?真的還是得隨時權變調整。

然而,有些東西,只有溫柔是無法守護的。

那天,我加班結束,開車奔馳在竹科的星空下,打給那個大男孩,暖心跟他說我對他的期許。沒有主管或合作方會一再接受良率不高的人,之前嚴格的訓練,是因為我如果不在他身邊,要讓他能有在戰場上立足的能力。但,如果我給的訓練菜單太嚴格了,可以告訴我,我會再多給一點支持,我相信他可以做得到!

當時,依稀聽到了一點鼻音跟簌簌聲響,彷彿園區三路木棉落下的聲音。

想要了解自己的能力,增加自己的競爭力,在這裡我想跟你分享一個競爭力建構的思考工具。

SWOT分析,中文可以翻譯為強弱危機分析,也可以稱作優劣分析法、SWOT分析法,或道斯矩陣。這是Albert Humphrey阿爾伯特·漢弗萊所提的一種企業競爭態勢分析的方法,漢弗萊在史丹佛研究院(現稱為SRI International)工作時,開發了SWOT分析技術,SWOT這四個單字,是優勢(strength)、劣勢(weakness)、機會(opportunity)與威脅(threat)的英文單字字母縮寫,主要用於分析企業自身的優勢與劣勢,以及身處競爭對手環伺之下,企業所面臨的機會與威脅。

我們可以用SWOT分析一下你的核心競爭力跟附加價值。當我們使用SWOT的時候必須明白,這些分析都是跟我們設定的主要競爭者去比較,分析出來的結果才會有意義。這點很重要,但是很少老師會提到的, SWOT分析並非固定不變(Dynamic),當我們被擺到不同的崗位、任務、組織裡的時候,就會因為競爭對手的不同,而產生不同的分析結果。

而附加價值,我想談的是連結其他人、其他資源的重要觸動點,比方說溝通能力、表達專業的能力,讓我們更能聽得懂合作夥伴間不同的語言,跟不同角度的思考。

我特別想提的是時間的分配,我還是會建議將80%的時間放在找到機會發展優勢,而劣勢的補強仍然要做,但只佔20%的時間。概念上,仍然是找到自己天生的優勢、專長,才是創造差異化價值最重要的根本。

所以,未來的人才應該要往哪個方向努力呢?我認為在快速變遷、不斷轉型的AI加上5G的時代,必須要能有跨界學習及協調整合的能力。

跨界要成功,就是要先成為某個領域的專家、再以學習敏捷力(Learning Agility)快速對接其他領域來連結世界,這麼一來,你就可以成為無可取代的未來人才。AI時代來臨,與其害怕「我的工作要被AI取代了」,不如去想「我要如何成為不會被AI取代的人」,我們永遠不會比機器運算快,也不需要,但是美好的人性與情感,以及懂得善用智能科技,將成為下一代決勝關鍵。

最近好多工作約10年的企業基層主管,35歲上下的夥伴,來跟我聊聊內心的苦悶與無奈,很多人都苦惱於是否該放棄。而談到了這個部分,在職場溝通的範疇裡,我會從自我本身的條件分析,也就是本身條件優劣勢的探討,以及環境分析,也就是大環境存在的機會與威脅。

而回到這個題目,在分析完SWOT之後,就面臨到其中一個難題,一個直球對決的問題:
究竟是應該要放棄? 還是不放棄?To be or not to be?

可能你會問我,為什麼要放棄?

因為在資源有限的情況之下,我們無法兼顧每一個方面的發展,與其每個都平均的好,不如我們專注發展某一個特殊才能,進而成就差異化的價值及個人品牌。因此勢必要放棄一些,才能「擁有一些」。管理的本身就是一種取捨啊。

自古以來,我們選出來的標竿、偉大人物的傳記、成功故事方程式...無不傳誦著成功,但,會不會其實有更多人用一樣的邏輯方法,結果卻失敗陣亡,而就因為千萬人其中之一成功了,因此我們歌詠,宣揚甚至誇飾,讓人眼花撩亂。

這樣的邏輯推論,是否曾讓許多人不加思索的跟隨著所謂的成功者,而看不清其實這條路不適合自己,卻又堅持到底?

亦或是勉強的學業、工作、友情、愛情甚至婚姻,等到最後潰堤,仍然不明白,聽了專家們的話為何至此? 因此推論的結果是自己不夠好,甚至有人怪上命運,也就是相欠債的思維。

而真正的命題,應該是在什麼樣的條件下,我們該放棄;又在何條件下,我們堅持到底? 中間的變數是我們要探索的重點。

我仔細想過,認為答案就在連結「價值使命目標」和「SWOT Analysis」,而成功關鍵,在持續的進行觀察、假設、實驗跟證明。快速地進行這個循環,不斷地嘗試,不斷地去與人互動,去實驗看看這個世界需要我們什麼?

那麼,最後那個自我的輪廓,會越來越清楚。

好比說,我很喜歡唱歌,我想當歌手。我看了張學友的成功故事振奮人心,於是我啥也不做就堅持到底,因為師長都說失敗為成功之母,永遠不要放棄。

OK! Let’s try!

我的興趣是唱歌,看了張學友的故事我整個熱情爆發,於是假設我可能成為一個歌手,於是我勤奮練習、努力參與各樣比賽,不斷實驗跟證明,最後可能有以下三種結果~
1. 有機會成為一方大師
2. 雖不足成為專業,但仍是畢生的興趣
3. 還是五音不全,只能在浴室中愉快高歌 (只要不會影響鄰居,我看這也是很好的。)

而我親愛的朋友們,永遠都不要停止探索自己!成者發光,不成者自娛。

在這裡,我講一個難一點的SWOT運用。即便是有興趣與熱情,卻仍是Weakness弱勢的項目,也有可能動態連結與跨領域,整合成為一個優勢項目(Strength)。

比方說,漫畫《灌籃高手》的作者井上雄彥便是如此。身高僅162的井上雄彥,對籃球的熱愛,不足以讓他成為籃球員,但結合了另一項的繪畫強項,他創造了《灌籃高手》,這套1990年開始連載,超過30多年的漫畫,至今仍深刻地激勵人心。

我也想起《功夫熊貓》裡,龜大仙在熊貓阿波一開始很想放棄時,跟他說的一番話,,「Yesterday is history, tomorrow is a mystery, but today is a gift. That is why it is called the present.」

如今想來特別有感,而每個人的歷史回顧永遠重要,過去做了一連串的決策(包括放棄),於此想來也無風雨也無晴,成為了現在的自己,今天是最重要、最美好的禮物。

眼前的決策該如何制定,未來的方向該如何規劃,答案也許都在回首向來蕭瑟處。

放棄或取得?管理的本身就是一種取捨,沒有果斷的捨,也不會有欣慰的得。我們得找到何為策略重點,然後努力發展。

在這樣的夜晚,我有時候會把「我的未來不是夢」拿出來無限播放,我唸一段歌詞,也送給每一個正在做夢的妳/你!

你是不是像我在太陽下低頭
流著汗水默默辛苦的工作
你是不是像我就算受了冷落
也不放棄自己想要的生活

你是不是像我整天忙著追求
追求一種意想不到的溫柔
你是不是像我曾經茫然失措
一次一次徘徊在十字街頭

爲我不在乎別人怎麽說
我從來沒有忘記我
對自己的承諾 對愛的執著

我知道我的未來不是夢
我認眞的過每一分鍾
我的未來不是夢
我的心跟著希望在動

在很多情緒的低谷,我都會播放這首歌,提振我的精神跟戰鬥力,我也特別寫了一段話給你,跟你一起努力:

每個年代都有追求夢想的勇氣
也許你/妳好累了,但請別放棄
因為那才是能做出真正的自己
是我們一輩子存在的價值跟意義

夢想值得努力
而疲憊的心,需要彼此打氣
有我,有妳,迎向每日最美的晨曦!
一起減少對立,合作接上地氣
有你,有我,打造這片滋養我們成長的土地!


謝謝你,辛苦了,我們下週空中再見。